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十四章 探索东院

    蜡烛、雕塑、尸骸,以及古香古色的格子门,门外是荒草起伏的庭院,倾倒的青铜香炉,还有青石板路和皎洁的月光。

    死寂中透着荒凉和诡异。

    “这地方似乎永远处于黑夜。”

    张元清抬起手掌凑到嘴边,吐出了含在嘴里的蓝色小药丸。

    法子成功了,我真特么机智.......他欣喜的把药丸放兜里,对自己的“前途”稍稍有了些信心。

    有了它们,在面对红舞鞋时,就有了保命的希望。

    接着,他劲直走到贡品桌前,思考片刻,伸手握住了烛台。。

    陡然间,一条信息于眼前浮现:

    【名称:永不熄灭的蜡烛】

    【类型:燃料】

    【功能:镇邪、净化】

    【介绍:三道山娘娘留下的道具,据说是长明兽的油脂提炼而成,具有镇邪、净化的功效。】

    【备注:有时候,净化恐惧未必是好事。另外,它无法被挪动。】

    果然,道具只有亲手触摸,才能得到信息。而之前没敢碰蜡烛,所以一直不知道这是件道具,直到看了资料.......

    “净化恐惧未必是好事,按照关雅说的分类,蜡烛是代价类,使用它的代价是失去恐惧。但我现在很害怕,完全没有作死的想法,先苟在主殿吧。”

    他在贡品桌前盘坐,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接下来的行动目标是探索东边的院子,摸索出那里潜藏的危险和规律,再寻找克制、克服的办法。探索时间不能超过15分钟,否则怨灵趴肩,必死无疑。”

    “蓝色药丸是我对付红舞鞋的底牌,但未必管用,而一旦直面红舞鞋,不是生就是死.......先探索东院吧,对那边的环境做一个初步的了解,再思考应对之策。”

    事到临头,他心里仍有几分畏惧、退缩,不想外出。上次活下来是侥幸,这一次能不能活还是个未知数。

    东院那边情况不明,无法判断凶险程度,很容易试试就逝世。

    但是,这世上的事,从来不是你不想,就可以不用。

    虽然探索古庙的任务没有时间限制,理论上他可以一直苟在主殿,可没有时限也就意味着,不完成任务,他多半永远都出不去。

    拖的久了,身体会因为饥饿、困倦、口渴等原因,状态下滑。

    到时候再出去探索,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只能拼了!”

    张元清咬咬牙,大步朝外行去。

    等等,我应该再考虑考虑,外面很危险.......一只脚踏出门槛的他,突然打起退堂鼓,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殿内,留恋此地的光辉。

    烛光温暖,驱散阴霾,净化污秽,带给人内心无与伦比的勇气和自信。

    问题不大.......张元清自信满满的出门。

    ........

    月光皎皎如霜,张元清沿着主殿左侧,踩着鹅软石小径,重新来到荒凉破败的四合院。

    没有虫鸣和鸟叫的夜晚,寂静的让人害怕。

    但寂静也让人心安,他最怕出门听见“哒哒”的脚步声。

    “十五分钟,我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要赶在怨灵缠身之前探索完东院.......”

    他进入四合院最东边的房间,从靠在窗下的尸骸身上,重新摸索出铜镜,藏进兜里。

    然后小心翼翼的穿过拱形门,进入东院。

    东院比四合院要大很多,映入眼中的是一片荒废的园子,有假山、凉亭、小池,还有一棵大榕树,主干粗壮,枝干虬结,嫩绿的树叶反射着皎洁的月光。

    榕树下有一口古井。

    目光掠过假山凉亭,可以看见园子深处露出一字型的屋脊。

    张元清没有直奔园子深处的建筑,而是谨慎的绕着大榕树走了一圈,资料里说这棵树很危险,但他绕了一圈后,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查看大榕树,应该也能推进探索度吧......”

    张元清心里想着,撇了一眼黑黝黝的古井,犹豫再三,他还是没有勇气扑过去看一下。

    他对这种恐怖故事里的古井,有很强的心理阴影。

    张元清绕过了古井,窸窸窣窣的走在荒草间,朝着园子深处的建筑行去。

    “咔嚓!”

    突然,脚下发出脆响,吓的他原地蹦了起来。

    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具被荒草掩埋的尸体,裹着氧化的劳保服,张元清俯身检查,这具尸骸骨骼保存完好。

    它是趴着倒地的,可头颅却是朝向身后,这说明死前被什么东西,把脑袋硬生生的拧了一百八十度。

    什么东西干的?

    张元清悄然警惕起来,起身,正要继续往前探索。

    就在这时,一阵风刮了过来,园子里的荒草起伏不定,窸窣响动,身后那颗大榕树仿佛活了过来,有些扭曲的摇晃着枝叶。

    “张元清,张元清......”

    身后传来一道尖细的叫声。

    这声音随着风飘过来,仿佛是在耳畔低语,带来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寒意。

    张元清出于本能,就要转身警戒,脑海里陡然闪过资料的信息:

    不要回头!

    “张元清,张元清.....”

    见他没有反应,那声音似乎有些急切,想要让他赶紧转过头来。

    张元清当然不会转身,他站在原地没动,悄悄拉开冲锋衣口袋拉链,摸出了黄铜镜,慢慢抬起,到达高过肩膀的位置。

    黄铜镜把身后的景象,不太清晰的映照在了镜中。

    古井里,钻出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她的脸上没有五官,正要那张惨白的肉脸,注视着张元清。

    草你大爷.......张元清脸色一白,闷头就往前跑。

    “张元清,张元清......”

    那声音一遍遍的呼唤,急切的呼唤,但只能无奈的看着他越跑越远。

    很快,张元清绕过假山,来到园子深处,这里有一栋大屋,一字型屋脊,石块垒砌的地基,黄土砌成的墙体。

    这边的屋子比四合院更加破旧,屋顶的瓦片稀稀落落,破了好多洞。

    “资料里那位夜游神也来过这里,他只说不要回头,但没说不能往回走,井中女鬼的呼唤,或许只针对回头人。这样的话,我待会儿返回时,应该不会遭遇危险......”

    他原地深呼吸,平复了翻涌的恐惧和惊悚,把注意力集中在当前。

    “先探索一下这栋屋子。”

    这栋大屋总共有三扇门,代表着三间房。

    他小心的靠拢最左边的一间,伸手用力推开破烂木门。

    “吱呀~”

    木门敞开的声音里,张元清连忙后退,摆出戒备姿态。

    半晌,无事发生。

    大着胆子进屋,月光从破烂的屋顶照射进来,他努力睁大眼睛,让瞳孔尽可能的收纳光线。

    这里是厨房兼食堂,有两個青砖垒起的土灶,锅碗瓢盆水缸橱柜等物件,早已朽烂积灰。

    没有危险,终于找到容器了.......张元清抓住一只灰扑扑的葫芦瓢,不由的发散思维:

    “听说童子尿能破邪。”

    他考虑要不要接一瓢童子尿,仔细思考后,无奈的放弃这个想法。

    虽然没有交往过女孩子,但张元清觉得自己应该不能算童子。

    “我太纵容你们了,给了你们一次又一次装逼的机会。”他低头凝视双手,有些痛心疾首。

    经过一番探索,确认这座大屋是厨房和食堂的结合,没有任何特殊,也没有危险后,张元清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一根木棍,走出屋子,将目光投向最后那座长方形大屋。

    与兼做大食堂的厨房不同,这栋屋子有四扇门,分割成四个房间。

    张元清忍不住握紧手里的木棍和菜刀,它们未必有用,但能给人带来心里安慰。

    他小心翼翼的检查了第一间和第二间屋子,它们属于杂物间,堆积着样式古老的农具、家具,以及募捐箱什么的。

    没什么价值.......张元清转而来到第三间屋子。

    这是一间武器库,墙上挂着刀剑弓匕首短刀等兵器,不少武器因为挂绳朽烂,已经掉在地。

    窗户边是两排兵器架,其中一排倾倒,棍棒长枪散落一地。

    翻倒的武器架边,伏着两具尸体。

    见到这些兵器,张元清并不惊讶,庙里的弟子们师承三道山娘娘,能制作出镇尸符,显然有本事傍身。

    会舞蹈弄棒也就不奇怪了。

    他照例去检查了一下尸体,从前辈们身上寻找信息。

    刚走近尸体,他就忍不住“咦”一声,那两具伏在地上的尸体,并非骷髅,而是两具干尸。

    皮肤灰暗、发皱,紧贴骨头,肚腹低陷。

    “怎么会有干尸?”

    张元清一阵皱眉,身为松海大学的学生,他有足够丰富的知识储量。

    形成干尸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人工防腐,另一种是自然形成。

    第一种可以直接排除,第二种的话,大多是在沙漠等干燥地带才会形成。

    庙里的条件显然不符。

    他仔细检查两具干尸,身上没有致命伤,骨头也没被红舞鞋踩断,但脖颈处的皮肉处,有两个明显的孔洞。

    像是猛兽尖锐的獠牙咬出来的。

    “他们是被什么东西吸成人干的?嘶........”

    张元清倒抽一口凉气,浑身紧绷起来。

    这时,他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咚”,像是敲打木门的声音。

    瞬间头皮一炸,张元清如同机敏的野鹿,支起脖子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