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三十九章 他

    这瓜娃子,怎么又奔着小姨去了.......张元清心里想骂娘,他再次压低帽檐,用余光追逐着小逗比。

    婴灵笨拙中透着灵活的爬姿,迅速靠近江玉饵,然后张开双臂抱住了她的小腿,把自己挂在上面。

    这,这,它为什么那么喜欢小姨......张元清愣了愣,表情渐渐复杂起来。

    江玉饵浑然不觉,谈性十足的与关雅说着话。

    “你老公没陪你来吗?”

    “他还在读大学呢。”

    “啊,大学生?我外甥也是大学生,可他到现在还没对象。”

    “是吗?”

    “是啊是啊,丢死人了。”

    ......张元清心说,你都毕业参加工作两年了,不也是单身狗,你看不起谁呢。

    这时,他看见小逗比主动从小姨的腿上滑下来,趴在地上翘着脑袋,似乎在分辨着什么,然后,它迅速的爬向走廊深处,趴向其中一间门诊办公室。

    张元清心里一动,不动声色的迈开步子,悄然尾随。

    等小逗比爬进那间门诊室,隔了十几秒,张元清漫不经心的走过去,假装自己路过。

    门诊室的门半敞开,办公桌前,坐着一位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此人五官轮廓柔和,有着一股让人舒服的书卷气。

    此刻他正挺直腰背,聚精会神的感应着什么。

    小逗比爬到了桌上,自娱自乐的玩耍。

    是他.......身为主人,张元清感应到小逗比对此人有着特殊的亲近感,再加上年轻医生细微的肢体动作,初步判断,屋子里这位医生,就是暗中炼制灵仆的灵境行者。

    张元清没有惊动对方,转身离开,来到候诊大厅,接着拨通了关雅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关雅挂断了,俄顷,混血御姐迈着两条大长腿走出来。

    “我打听出来了,闹鬼传闻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数量不会太多,我们直接调取门诊病历,然后再要一份妇产科的工作人员名单.......”

    张元清低声道:“我锁定目标了。”

    “这么快?”关雅脸色瞬间凝重,“是谁?”

    “是妇产科医生,他胸口挂着的牌上写的名字是王迁,就在走廊右侧第四个门诊办公室。”张元清询问道:

    “接下来怎么做。”

    关雅沉吟几秒,道:“我先去探查一下,试试他的深浅,再决定要不要打电话给什长请求支援。”

    张元清好奇道:“你打算怎么试探他的深浅?”

    “总感觉你的话怪怪的......”老司姬笑了一声,继而眼中亮起淡淡的白光,审视着张元清,道:

    “伱的身体素质不错,气血旺盛,体内的太阴之力还算浑厚,大概相当于1级中期的水准。你现在的情绪是好奇、警惕,以及淡淡的敌意,但不是对我的.....”

    见张元清一点点张大嘴巴,关雅笑了起来:“洞察,是1级斥候的技能。我能看透对手的大致水准,仅限于超凡境。”

    “十秒内我没出来,你就跟过来,十秒内我若出来了,咱们就打电话求援。”她戴上墨镜,扭着腰肢,重新走向妇产科。

    张元清目送她进入门诊室,默默数到十,见关雅还没出来,立刻压低帽檐,开始行动。

    当他返回门诊室,关雅正坐在年轻医生对面,与他交流备孕常识。

    “你们.....”

    见到张元清去而复返,并关上门诊室的门,年轻医生眉头一皱。

    关雅双手抱胸,笑道:

    “我们是五行盟,康阳区灵境行者第二小队,你涉嫌违法炼制灵仆,请配合调查。”

    年轻医生沉着脸,目光扫过两人,高声道: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请不要妨碍我工作,不然我会考虑报警。”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向门口,叫道:“不要堵着门,我还有病人。”

    眼见对方朝自己走来,张元清悄然绷紧肌肉,随时准备进入夜游状态。

    他心里并不慌,关雅既然留在这里,说明她洞察出对方实力不强,凭借自己两人就能解决。

    张元清已经准备迎接对方的反抗.......可就在这时,他看见年轻医生露出悲伤神色,用低沉忧伤的语气唱起了歌:

    “回想我们走过的那些曲折,只有我们两个别人没法懂得,你说你累了,能不能放过我......”

    听着悲伤的歌声,张元清心里生起一股难言的伤感、疲惫、无奈,以及意兴阑珊。

    苦苦纠缠有何意义?

    不如放手。

    于是默默的挪开身位,不再堵住门口。

    办公桌边的关雅猛的起身,拧腰、旋身,扫腿,高跟鞋“嗒哒”作响。

    嘭!

    正要逃走的年轻医生,带起风声的鞭腿狠狠抽中腰侧,闷哼着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脸色苍白的捂着肋部,萎顿于地。

    张元清豁然清醒,摆脱了悲伤和疲惫的状态。

    我在想什么?我为什么会对一個男人累觉不爱?他一脸茫然。

    “原来是乐师啊。”关雅皮笑肉不笑:“你不但涉嫌违法炼制灵仆,并且拒捕,使用操能力对付官方灵境行者.....”

    她看一眼张元清,补充道:“对我们官方人员的心灵造成巨大创伤,现在正式逮捕你。”

    年轻医生捂着剧痛的肋部,脸色苍白:“你们不能逮捕我,我是止杀供宫的人,止杀宫和五行盟进水不犯河水,你们不能随意逮捕我。”

    关雅秀眉轻蹙,露出凝重之色,张元清小声问道:

    “止杀宫?”

    “止杀宫是松海本地的一个灵境行者组织,非官方,宫主是一位高等级灵境行者。”关雅解释道:

    “该组织的宫主是高等级灵境行者,与咱们分部签过互不侵犯协议。五行盟不能随意逮捕、处置止杀宫的人。这个组织的人性格都很偏激,天天把“以战止战、以杀止杀”的口号挂在嘴边,那宫主更是个疯批,所以只要他们安分守己,咱们分部高层愿意退一步,和谐共处。”

    “你不能侮辱我们宫主。”年轻医生暗含愤怒的说。

    “互不侵犯的前提是你们安分守己,你既然做了违法的事,那么谁都救不了你。”关雅俏脸如罩寒霜,目光锐利。

    这一刻,她不再是只会开车的老司姬,而是严厉冷酷的执法者。

    “不,我没有违法,没有炼制灵仆。”王迁沉声为自己辩解。

    他跌坐在地,没有试图起身,怕惹来两名官方灵境行者的粗鲁对待。

    “需要我给你提示吗,那个孩子......”张元清冷笑道。

    他心里盘算着如何处置此人,若是个坏事做尽的灵境行者,那自然是除恶务尽。

    如果只涉及炼制灵仆,那就是公事公办,按照五行盟的制度来,然后尽量让这件事在自己手里解决。

    但他心里有个疑问,通过刚才“路过”的观察,此人似乎能感应到婴灵,但无法切实的看见。

    听到“孩子”两个字,王迁脸色陡变,恍然道: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你们误会了,我没有炼制灵仆,我只是一个乐师,没有炼制灵仆的能力,那个孩子是一个意外。”

    “意外?”

    “是的,他,他是我姐夭折的孩子。”

    张元清和关雅对视一眼,前者勃然大怒:“你连亲外甥都不放过?”

    张元清的话似乎激怒了王迁,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不,我说了那是意外。”

    “半个多月前,我姐姐在家中摔倒,羊水破裂,出血,腹中胎儿摔伤,她那时已经怀孕七个月,医院立刻给她做了剖腹产,但孩子的情况并不乐观......

    “为了保住孩子,我向组织申请了一件道具,想借道具的力量挽救还没出生的外甥,但最后还是夭折了。

    “阴差阳错的,那件道具赋予了他灵力,让他成为了一个特殊的灵。”

    缺乏经验和见识的张元清,侧头看了看关雅。

    混血美人思考片刻,嗯一声:

    “乐师这个职业,好像确实有保育的能力,我曾经在资料里看过,不过不是超凡阶段的技能。”

    不是超凡阶段的能力,所以这家伙才要向组织申请道具?张元清暗暗思忖。

    年轻医生低声道:“你们是因为听说了闹鬼传闻才找过来的吧,因为那件道具的缘故,它一直没有消散,日复一日的徘徊在医院里。

    “他还小,什么都不懂,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灵体,他渴望有人能注意到自己,本能的亲近年长的女性,所以气血有亏的人,偶尔会感应到他。”

    张元清道:“所以,你就什么都不管了?”

    “怎么管?乐师职业赋予了我极高的灵性,我能感应到他。可我无法像夜游神那样接触灵体,无法与他交流,我能做的,就只有陪着他,直到他灵体耗尽,彻底消散。”

    说这些话的时候,王迁的眼里闪过一抹哀伤。

    张元清没忍住,隐晦的扫了一眼在书桌上自娱自乐的小逗比。

    没有人看得见它,没有人搭理它,在过去的日子里,它是否便是这般消磨寂寞的时光?

    细细的咀嚼王泰的话,张元清发现一切都很合理。

    正因为如此,所以医院闹鬼,所以婴灵才会跟着沾染夜游神气息的小姨回家,它本身就是无主的,乐师舅舅无法控制灵体。

    张元清看向关雅,询问她的看法。

    关雅微微颔首。

    斥候能看穿一些拙劣的谎言,这个王迁说的话,没有破绽,不存在撒谎。

    关雅问道:“你姐叫什么名字。”

    “王倩。”

    “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检验过对方的身份证,关雅把身份证递还给王迁,道:

    “我们会核实你姐的情况,会上报给组织,让组织联络止杀宫,验证你的话。24小时内,我们会再打电话联络你,在此之前,希望你不要离开松海。”

    王迁松口气,微微点头。

    关雅当即索要了手机号码,而后带着张元清离开。

    张元清暗中指引着小逗比随着他们,等出了妇产科,借口上厕所,把它......不,把他收回身体里。

    ........

    二层玻璃楼,办公区。

    张元清与关雅登上二楼,发现李东泽不在,老司姬喊道:“王泰,什长呢?”

    王泰头也不抬,回应道:

    “你们刚走没多久,什长就外出了,丰辉区那边发现了巫蛊师的行踪,正在组织人手抓捕,什长应邀过去帮忙。”

    巫蛊师......灵能会的成员?是诡眼判官事件的后续?张元清松了口气,开心的说:

    “关雅姐,任务报告由我来写吧。”

    什长不在,就不用当面汇报了,而文本模式的报告,可操作性很高。

    “挺懂事的嘛。”关雅也开心的说:“王泰,替我调一下止杀宫备案人员的信息。”

    几分钟后,张元清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从关雅那里学习到很多写报告精髓的他,深谙避重就轻废话连篇的写作技巧。

    保管李东泽粗略的扫一眼,就失去细读的心情。

    奴役灵体是违法的,但小逗比拥有一定的智慧,不是那些残存精神力的呆滞灵体。

    扼杀他,就如同扼杀生命,张元清决定把婴灵留下来,好好培养。

    整个中午和下午,张元清在学习灵境知识、各大职业的特性、邪恶组织和官方组织的介绍里度过。

    期间陪着关雅喋喋不休的聊天,老司姬显得很开心,因为元始不像王泰那么无聊。

    王泰就很不开心,因为他们太吵了。

    临近下班,张元清接到了李东泽的电话。

    “什长?平泰医院的事解决了,任务报告我已经发到你邮箱。”

    “你在单位吗?”李东泽直接略过了任务报告的事。

    “是的,正准备下班。”

    “你留一下,我派司机过来接你,有件事需要麻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