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四十八章 S级难度

    无人回应西施的问题,只有名叫谢灵熙的小姑娘欲言又止。

    信任感还是不够啊,是不愿意暴露官方身份,还是在场的行者里除了我,没有官方背景?张元清正思考着要不要给出提示,便听黑卫衣的河伯语气冷淡的说道:

    “我们进入灵境有几分钟了,灵境没有给出任何提示,这意味着要通关,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如果你们知道一些信息,最好不要隐瞒,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谢灵熙小幅度的举了举手,小声道:

    “我知道一点旧版的副本信息,灵境介绍的内容变了。”

    她是官方组织的人?张元清审视着小姑娘。

    河伯闻言,眉头一皱:

    “灵境介绍变了......我大概明白了,金水游乐园难度变更的原因,就在灵境介绍里,大家还记得介绍的内容吗。”

    “我忘了.....”红头发的火魔挠挠头。

    西施看了他一眼,悄然拉开距离,柔声笑道:

    “一位不可描述的存在来到了这里,是她改变了金水游乐园的难度等级,她交代游乐园里的灵,帮她寻找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是四个字,会是谁呢?”

    ‘愧为人父’忍不住道:

    “我觉得是谁不重要,这個人应该只是背景故事,重要的是游乐园里的‘灵’,有没有一种可能,金水游乐园难度提升到s级,是因为‘灵’得到了那位存在的加持,变的特别强大?”

    豆豆鞋紧身裤,搭配小西装的齐天大圣眼睛一亮:“我觉得有道理,大叔,你可真聪明。”

    河伯微微颔首,认可了中年男人的说法,道:

    “那么,我们只要避开有恐怖元素的项目,挑选一些简单的设施体验,应该就能降低风险。”

    他扭头问谢灵熙:“你知道旧版的详细攻略吗。”

    闻言,张元清打算抢在少女之前抛出旧版信息,免得话语权旁落,但就在这时,他脑海里“叮”的一声,想起灵境提示音:

    【由于您刚才出色的表现,触发了隐藏任务,您被任命为小队队长,注意,队伍中隐藏着一位邪恶之徒,请确保队员人数大于等于3,否则将受到惩罚,当前等级经验清零。

    【注意,请隐藏好自己的角色身份。】

    竟然还有隐藏任务?!张元清脑海里飘过一个“艹”字,表面不动声色,一颗心却骤然沉了下去。

    副本中的设施危险重重,队员里又混入一个狼人,难度直线上升。

    “我的隐藏任务是确保成员的数量不少于3人,由此可推,那名邪恶之徒的任务,是让队员人数缩减到小于3,甚至全灭。”

    “如果要确保通关率,提前纠出恶徒清理掉是最好的选择,但我无法自证身份,队员之间的信任度也不够,很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诬陷成狼。”

    一时间,张元清只觉得谁都不可信,连那个叫谢灵熙的甜美姑娘,仿佛也变成了披着人皮的狼。

    等等!金水游乐园是多人灵境,面向所有职业,队员里会不会有邪恶职业?

    而以阵营之间的对立,邪恶职业一定就是恶徒........张元清心里闪过一个狠辣的想法,利用红舞鞋逼出队员们的手段,谁是邪恶职业就一目了然。

    “不,这样太鲁莽了,会让事情陷入毫无回旋的余地,而且,真有这么简单吗,万一猜猜了呢。”他无声的吐出一口气,放弃了召唤红舞鞋的想法。

    如果队伍里没有邪恶职业,他这番举动,等于直接和队员反目,接下来就不用玩了。

    “也就是说,我一边要带队员完成项目,一边要找出邪恶之徒?真不愧是s级多人灵境啊,和山神庙一样难,不同意义上的难。”

    副本还没开始,张元清心头便已沉重起来。

    “我知道旧版攻略,但不是每一个都记得.......”谢灵熙说。

    “哎呀,小妹妹,你真棒,你是官方组织的成员吧,不介意姐姐和你走一起吧。”西施

    一个过分单纯,一个心怀鬼胎.....张元清不动声色的审视两个女人。

    穿黑卫衣的河伯,这个时候,目光冷淡的看了一眼张元清,道:

    “伱有什么想法?”

    张元清沉吟一下,道:

    “初步判断,难度提升的是含有灵异元素的设施,那么其他项目也许变化不大,那么,我们可以根据旧版攻略来挑选一个难度很低的项目。”

    河伯阴沉的表情里,露出一丝赞许,颔首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不愧是经历多个灵境的高玩。”

    他接着看向众人:“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齐齐点头,仿佛没有主见似的。

    河伯道:“小姑娘,你觉得我们应该选择哪个设施体验?”

    谢灵熙抿着小嘴,乌溜溜的眸子顾盼一番,指着起伏如龙的钢铁轨道,说:

    “那个最简单。”

    看到过山车,众人眼角猛的一跳,西施笑容勉强:“为什么?”

    “旧版的通关方法很简单,上了车,全程闭眼,过山车走完三次铁轨,就结束了。”

    “这......”社会小青年齐天大圣,抬头看了眼高大的钢铁轨道,有些发憷,指着不远处的旋转木马,问道:

    “那这个呢?我觉得这个也挺安全的。”

    谢灵熙摇摇头,表情认真的说:“旋转木马只能小孩子去坐,成年人上去,就永远下不来了,虽然也不会有实质性的危险......但它会一直转下去。”

    上去了就团灭?齐天大圣默默后退一步,不再说话。

    “那大家没意见的话,就选择过山车吧。”河伯淡淡道,他忽地‘呵’一声:

    “能匹配进金水游乐园,多聪明我不敢保证,但绝对没有一个是蠢货吧。”

    河伯这家伙,在有意无意的和我争夺话语权,谢灵熙乍一看很单纯,但能匹配进s级的,会有单纯的人?西施从头到尾都在试探别人的身份,风骚的模样未必不是装的.....

    愧为人父,外表淳朴忠厚,但能一针见血的分析出“灵异元素”才是关键危险,说明他的内心并不像外表这样质朴。

    齐天大圣有点怂,有点好色,没什么亮点,但也不是刺头......这群人里,我觉得最安全的是火魔,如果能确定他是一位火师。反之,此人最危险。

    张元清分析着同伴们的特点,抬起手,附和道:“我没意见,就过山车吧。”

    不知不觉间,他稍稍放开了部分主动权,不再事事主动,但又保持一定的活跃度。

    他看过攻略,知道谢灵熙没有说谎,过山车看似惊险,其实玩法最简单。

    当然,过山车的玩法是不是还保持原样,未知,可其他设施难道就不会有变化?

    “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行吧,反正玩什么都是玩。”

    做出决定后,一行人前往过山车,按照指示牌的引导,他们穿过通道,进入轨道下方的建筑。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厅,门口左侧是储物柜,右侧是售票窗口,当众人走进小厅,耳边传来灵境的提示音:

    【叮,您获得一张过山车体验票,请在五分钟内抵达上层。】

    【叮,已封存各位的多余物品,请在项目结束后,返回储物柜领取。】

    多余的东西.....张元清下意识的去摸口袋里的蓝色小药丸,发现还在,他正要松口气,就听火魔惊叫道:

    “物品栏打不开了。”

    众人大骇,立刻尝试召唤物品栏,却发现这个功能仿佛不存在。

    齐天大圣语气发颤:“我,我的技能也用不了了,你们呢?”

    !!!张元清心里陡然一沉,本能的施展夜游,然而,太阴之力被牢牢封印在体内。

    其他人各自做了尝试,果然失去了技能。

    这个现象让灵境行者们心头异常沉重,没有了技能,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这时,“愧为人父”说道:

    “主动技能不能使用,但被动能力还在,而且我们的身体素质也没变。”

    “来都来了,上去吧。”张元清率先登上台阶。

    众人心头沉甸甸的沿着台阶上行,来到建筑楼顶,楼顶是一块平台,铺设两条铁轨,铁轨上静静的陈列着双人座的过山车。

    队员们看着过山车,一时间沉默,谁都没有表态。

    唉,这时候就需要我这个中国队长做表率了,这符合我一开始展现出的人设......张元清笑道:

    “我上一次坐过山车还是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第一排。”

    在众人的注视中,他登上第一排的座位,系上安全带。

    其他人微微松口气,也纷纷上车。

    “我有恐高症.....”西施扮作可怜兮兮的模样,在张元清和河伯之间犹豫了一下。

    就这么一犹豫,黑长直的谢灵熙,抢走了张元清身边的位置,西施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河伯。

    张元清瞥了瞥她,后者会以甜美的微笑。

    等众人系好安全带,第二排的河伯淡淡道:

    “记得闭上眼睛,发生任何事都不要睁眼,当然,如果你们有谁想用生命验证规则,我也很欢迎。”

    “你这人说话真不好听。”火魔撇撇嘴。

    张元清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队员,第二排坐着河伯和西施,第三排是‘愧为人父’和火魔。

    有些怂的齐天大圣似乎遭了排挤,一个人坐在第四排。

    这个时候,轨道通电,车身底部传来“咚”的声响,这列过山车缓缓动了起来。

    张元清收回目光前,看见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车身在铁轨上爬行,起初很缓慢,似乎在上一个陡坡,当过山车到达顶点后,停了下来。

    下一刻,强烈的失重感传来,耳边是强烈的风声,以及西施小小的惊呼声。

    张元清浑身紧绷,聆听着耳畔的声音,默数着时间。

    大概两分钟后,飞驰的过山车速度降下来,继而停止。

    张元清睁开眼,看见过山车回到了建筑顶的平台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呼.....他无声的吐出一口气,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惊呼。

    心里一凛,扭头看去,顿时瞳孔剧烈收缩。

    坐在第二排的河伯,脖颈处空空荡荡,失去了自己的头颅。

    第三排的火魔,满脸的鲜血,他颤巍巍的捧起怀里的头颅,声音发颤:

    “没,没用......

    “闭着眼睛没用.....”

    河伯紧紧闭着双眼,表情安详,似乎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

    一股凉意从众人心底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