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四十九章 绝境?

    闭眼的规则无效?

    游乐园变更成s级后,娱乐设施的规则改变了?

    众人看着河伯的尸体,以及火魔怀里的头颅,脸色无比难看。

    随着过山车停下,六位灵境行者同时收到提示音:

    【下一轮开启时间:04:58:20】

    “五分钟后开始下一轮......”坐在最后排的齐天大圣,看着前方河伯的无头尸体,脸色有些紧绷:

    “闭眼规则无效的话,那下一轮开始,我们中还有人会死,得赶紧找出规则,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火魔表情还残留着惊恐,他把头颅丢出车外,有些烦躁的扭头喝道:

    “全程闭着眼睛,谁发现得了规则?”

    愧为人父眉头紧皱:

    “如果闭眼的规则已经改变,那么我们需要重新找出规则,不然接下来的两轮里还会死人。”

    西池咬了咬烈焰红唇,“从我们决定坐过山车开始,沿途我就在留意,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

    没有线索和信息,就意味着无法做出针对性的计划,只能采用最笨的方式——试错。

    但试错的代价......

    齐天大圣脸色难看:

    “s级灵境,怎么可能给清晰明确的通关信息?这么简单,那还叫s级吗。”

    谢灵熙想了想,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们被旧版攻略误导,错过了一次寻找规则的机会。”

    她眼睛里含着一包泪,楚楚可怜,似是无比愧疚。

    齐天大圣忙说: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没有信息不代表没有办法,趁着我们还有时间,讨论一下......”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如果闭着眼睛的规则已经改变,那么无非是两个可能,一,过山车的规则变成了一次死一人,河伯就是证明。二,闭着眼睛的我们错过了观察的机会。”

    西施眸子微亮,仿佛对他刮目相看:“所以我们接下来不能闭眼了。”

    张元清听着同伴们的讨论,思绪飘远......

    “首先排除灵异元素,虽然主动技能被封,但身为夜游神,我对灵体的感知还在,如果是游乐园里的灵作祟,我不可能毫无感应。”

    “目前来看,过山车还是三轮,既然这一点没变,那闭眼规则为什么会改变?也许,杀人的不是规则.......”

    张元清心头一震,想到了某种可能。

    会不会是藏在队伍里的邪恶之徒所为,恶徒开始刀人了?但他(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愧为人父’看着火魔,突然问道:

    “河伯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声提醒我们,等车子停了才说?”

    火魔眉毛扬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依旧是朴素憨厚的模样,平静的说:“我只是好奇。”

    火魔瞪着他,大声道:“老子当然感觉到了,那头就砸在我怀里的,可我敢说话吗,敢睁眼吗,万一我一开口提醒,下一个死的就是我呢。”

    愧为人父没再说话。

    张元清问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或者说,头颅是什么掉到你怀里的。”

    火魔没有犹豫:“冲击第二个坡的时候。”

    张元清立刻望向西施:“你就在他身边,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西施摇摇头,“我,我有恐高症,很害怕,没有留意身边的动静......”

    张元清深深皱眉。

    从座位的分布来看,凶手最有可能的是西施、火魔和愧为人父。

    隔了一個位置的齐天大圣基本可以排除,以超凡阶段的身体素质,不太可能解开安全带,越过前排的火魔和愧为人父,杀死第二排的河伯。

    且不说容易被两人察觉,单凭过山车的动能,就可以把他给甩出去。

    这么想着,他扭头把目光投向娇小的少女,以她的身高、臂长,想回头杀人,就得解开安全带。

    所以她的可能性也不大。

    接下来就是验证火魔有没有说谎,确认河伯是不是真的死于那个时间段......趁着第二轮还没开始,张元清闭上眼睛,于脑海里观想父亲的轮廓。

    如果河伯不是死于过山车高速飞驰时,那么凶手杀人的时间段必定是最开始的缓慢爬坡,这个时候过山车的动能不大。

    而能采集到声音的自己,就可以直接锁定凶手。

    随着父亲的面部轮廓渐渐清晰,张元清心脏“砰”的一跳,脑力沸腾,画面从初入灵境开始,一帧一帧的回放。

    他一边咀嚼着这些画面,一边耐心等待。

    终于,他们坐上了车子,等双人过山车缓缓发动,张元清就看不到任何画面了,因为此刻闭上了眼睛。

    但声音是不会消失的,他捕捉到了七个人的心跳和呼吸。

    接着,是西施短促的惊叫,过山车直线俯冲,在轰隆隆的声音里冲向第二个高坡,就在这时,后排的一个心跳消失了......

    “啊,你怎么了.....”

    谢灵熙惊呼一声,愕然的看着鼻腔里流淌出鲜血的同伴。

    其他成员也停止了争论,纷纷看来。

    “没事,没事!”张元清摆摆手,擦拭鼻血,强忍抽痛的大脑,笑道:“我这人从小就有流鼻血的习惯,尤其是见到了漂亮姑娘。”

    谢灵熙闻言有些羞涩。

    西施、火魔投来狐疑的眼神,中年男人愧为人父仅是扫他一眼,最后排的齐天大圣则借机瞟了几眼谢灵熙的脸蛋和西施的胸脯。

    张元清保持着平静的神态,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河伯的死亡情况证明,邪恶之徒有特殊的杀人手段!

    “无声无息间取人首级,不发出任何动静,这就有点恐怖了......必须要想办法阻止他,一轮杀一人,三轮之后,队伍里的人只剩下四人,而我们至少还有一次娱乐项目,这怎么玩?!”

    真到这一步,几乎是必死的局面。

    如果杀人的不是邪恶之徒,而是过山车的规则,结局还是一样。

    张元清越想越焦虑,脑门都快沁出冷汗了。

    每个人都有嫌疑,包括我身边的谢灵熙和最后排的齐天大圣......张元清目光掠过众人。

    皱眉沉思的谢灵熙、脸色不安的西施、沉默不语的中年男人,眼中暗藏慌张的齐天大圣,以及骂骂咧咧的火魔。

    一时间,他只觉得这些人全在演戏,全部都心怀鬼胎。

    这个副本的危机不只是娱乐设施,还有灵境行者内部.....元始天尊心里骂骂咧咧。

    同时,他心里再次闪过一个疑惑:为什么死的是河伯?

    邪恶之徒随机杀人,还是另有原因。

    假设我是狼人,我有一次随机杀人的机会,我会杀谁?这么一想,张元清心里有答案了。

    杀队伍里最聪明的人!

    “这样的话,下一个死的就是我......”张元清头皮发麻。

    ......

    ps:马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