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八十一章 心疼哥哥

    艹,诡眼判官真的是魔君杀的啊…张元清心里掀起狂潮般的情绪。

    虽然魔君杀死诡眼判官的猜想是他提出来的,但这属于大胆假设,缺乏小心求证阶段。

    所以,在听到傅青阳笃定的说堕落圣杯是受到了魔君的影响,诡眼判官就是魔君所杀时,张元清觉得百夫长的判断过于自信,过于武断。

    但现在,听完这段谈话,张元清觉得诡眼判官就是魔君杀的。

    甚至,黑无常搭上暗夜玫瑰这条线的原因,也是因为魔君。

    前因后果一下子串联起来了。

    “暗夜玫瑰的势力,已经渗透到执事级别了吗,艹,五行盟体量太庞大,牛鬼神蛇避免不了。兵哥说不要太相信官方,或许有这方面的因素…”

    “为什么魔君说,每月杀十个守序职业是他的任务,哪来的任务,灵境安排的?这是他成为堕落者,

    被太一门恶的原因?”

    总之,魔君和诡眼判官、黑无常确实有牵扯,那么兵哥要我得到名册的理由,也能理解了…

    张元清旋即想到,要不要把这些信息,隐晦的告诉傅青阳?

    这无疑是一个立大功刷好感的机会。

    “不,没必要,横行无忌的记忆里,已经给出提示了,不需要我再说。而且,暗夜玫瑰能渗透到执事级人物,傅青阳可不可信,先打一个问号。”

    张元清等了片刻,猫王音箱没有再播放音频。

    他当即用薄毯裹住音箱,做了简单的隔音,钻进了被窝。

    “魔君经历过明朝时代的副本,副本里的人物是靠修行的,这不是和我在三道山娘娘庙看的手札内容一致吗…如果灵境是平行世界,那我们就是有“系统”的外来者,是靠做任务升级?”

    “果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察觉到灵境可能存在秘密,魔君是高等级灵境行者,不知道他后续还有没有调查这件事,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见一见三道山娘娘,但这老梆子太可怕了。“

    “猫王音箱纪录了太多的秘密,能给我带来很多超越权限的信息,利用好信息差,我能比其他灵境行者掌控更多的秘密和知识…”

    他发散着思维,渐渐进入梦想。

    清晨。

    华宇酒店的餐厅,奢华辉煌包间里,谢灵熙热情接待两名贵客一一夏侯辛和夏侯天元。

    “说起来,有些年没见到至女,出落的愈发动人。”

    夏侯辛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手掌在空中一抓,抓出一面青铜为柄,黄铜为镜的小镜,巴掌那么大。

    他微笑道:“这是世伯送你的礼物,一件小道具,没什么大用,就当玩具吧。“

    “谢谢世伯。”谢灵熙眼睛一亮,娇滴滴的说。

    边上的夏侯天元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很多年没见过这丫头了,最近一次,她还在上初中,虽说清清秀秀,是个美人胚子吧。

    但毕竟太幼。

    没想到几年不见,出落的如此清丽脱俗,说话又嗲又嫩,明眸皓齿,纯真无邪。

    送完礼物,夏侯辛直入正题:“灵熙啊,我听闻,你来松海是为了见止杀宫那位?“

    “是啊,我好久没见宫主姐姐了,便来看看她。”谢灵熙乖巧的点头。

    夏侯辛满意颔首,语气温和的问道:“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谢灵熙摇摇头:“她和夏侯爷爷打完架后,就藏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对于这样的回答,夏侯辛并不意外,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

    “你和天元是同辈,以后多亲近亲近。天元虽然不成器,但也到3级了,成为圣者是时间问题。”

    谢灵熙立刻摆出崇拜的表情,双手合十,眼冒星星:

    “天元哥哥好厉害。“

    夏侯天元一愣,他见多了女子的谄媚和讨好,但这种纯真的崇拜,就像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崇拜邻家大哥哥,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纯粹。

    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谢灵熙话锋一转:“我听说五行盟有一位叫元始天尊的年轻人,是个天才。”

    夏侯天元脸色一沉,没来由的涌起自己的美好被人夺走的愤怒,他看了一眼父亲,随口敷衍道:

    "能通关两个级灵境,是有些本事的。“

    谢灵熙看他一眼,嫣然道:“我相信天元哥哥比他更强。”

    夏侯父子吃完早餐,告辞离开。

    等人一走,谢灵熙脸上的纯真和甜美收敛,变的沉静。

    夏侯天元和元始哥哥有过冲突?嗯,至少发生过不愉快…

    前天元始哥哥打电话询问她夏侯家的信息,她便觉得奇怪,只是好奇的话,在五行盟内部稍稍打听便成。

    一些基础信息还是能打听出来的,足够满足好奇心,为何询问她?

    于是刚才便试探一番,以夏侯天元跋扈的性格,在她暗含乐师能力的奉承下,多半飘上天了,可当她转头夸奖元始哥哥,夏侯天云却收住了脾气。

    多半是发生冲突过,且夏侯家不想让人知道,元始哥哥毕竟有功勋在身,啊,他被夏侯天元欺负了?

    谢灵熙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心疼一下哥哥,边上的女助理说道:

    “小姐,他们刚才在用测谎道具试探你。“

    谢灵熙“嗯”一声,说道:“你去打探一下,夏侯家的人是不是和元始哥哥起冲突了,查一查原因。“

    女助理:“是!"

    ……

    电梯里,夏侯天元喷喷道:

    “这丫头越长越漂亮了,爸,我要把她娶回家,你替我去谢家提亲呗。”

    夏侯天元和哥哥夏侯天问不一样,后者的纨绔在于沉迷女色,前者是性格方面的问题,跋扈、嚣张、

    霸道。

    夏侯辛沉吟道:

    “说起来,你三舅妈是谢家的旁系,可以让她去探探口风。以你的天资,配她绰绰有余。”

    父子俩没再说话,出了电梯,在保镖们的簇拥下,进入车里。

    夏侯辛目视前方,说起正事:

    “那丫头确实不知道止杀宫主的藏身之处,或许有联络方式,但不重要了,我们不可能逼迫谢家嫡女。现在止杀宫另外几名成员的线索也断了,你跟我出来历练,看了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正如官方组织大海捞针般寻找黑无常,夏侯家找止杀宫主同样艰难。

    想在茫茫人海里找出一个高等级灵境行者,难度极大,对方有太多的手段可以规避现实里的侦查手段夏侯天元笑道:

    “再厉害的灵境行者,只要摸清楚现实的根脚,就能让她乖乖就范。谢家和她有联络,对她现实里的身份,总归有了解吧,她在现实里总归有在乎的人吧。

    “谢家核心成员我们没办法,但可以买通谢家的普通人,让他们去打探。“

    夏侯辛看了儿子一眼,相比起长子,他更喜欢幼子,虽然霸道器张,做事不讲规矩,但不讲规矩,反而不会被规矩束缚。

    在夏侯天元年幼的时候,夏侯辛就看到了儿子的这个优点,这些年惯着他,偶尔敲敲打打,自觉培养的还不错。

    夏侯天元也确实没让他失望,家族里比他有天赋的年輕人并不少,但真闹起来,挨欺负絕對不是夏侯天元。

    再磨练几年,等掌控好“狂妄”的度,成就肯定比长子夏侯天问要大。

    “还有吗。”夏侯辛问道。

    “当然有。”夏侯天元摸了摸银色耳钉,冷笑道:

    “那个叫王迁的,他虽然躲了起来,但他的家人躲不了,他的亲戚朋友躲不了。我找人开车撞死他家人,给个警告,他自然会出来。”

    夏侯辛摇头:“太极端了,这不是在我们的地盘,会引来五行盟的干预。“

    夏侯天元似乎早知道父亲会这么回答,接着说出第二个方案:

    “那就绑架他的家人,抓而不杀,等钓出王迁后,再把他家人放了,五行盟自然就不会和我们翻脸。“

    夏侯辛微微额首:

    “两个方案一起执行。“

    他没再说话,目光望向车窗外,眉宇间有着忧色。

    那个女人能查到夏侯家,背后绝对有人。

    这次事件很棘手,再偏激的手段也要试试。

    谢灵熙换上健身衣,在窗边舒展柳枝般美好的身段,打算去酒店健身房运动半小时。

    没办法,最近吃的有些多,大鱼大肉,饭后甜品,而超凡阶段的乐师,在身体素质方面增强有限,不时长健身的话,她还是会有发胖风险的。

    当然,发胖没什么不好,就怕该胖的地方不胖,不该胖的地方胖。

    谢灵熙低头看一眼不争气的小胸脯,安慰自己道:

    “这样更好,有利于战斗,胸大女人死的快…”

    这时,穿着小西服和套裙的女助理推门而入,道:

    “小姐,刚剛查到,夏侯家的人找过元始天尊,止杀宫的一名成员是他的线人,夏侯家希望元始天尊能帮忙吊出那名成员。

    “但双方应该没有发生冲突。”

    谢灵熙听到前面内容时,眉头直皱,听到后半段,顿时露出笑容:

    “看来是被元始哥哥拒绝后,夏侯家暗地里找过他。快拿手机过来,我要心疼一下哥哥,他肯定被夏侯天元揍了。”

    女助理当即走到床边,拔掉手机充电插头,边走向落地窗,边说道:

    “还有一件事,是昨晚的。“

    ps:写下一章去,求首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