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九十九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

    圣者和圣者之间的差距,出乎意料的大啊张元清又一次在心里感慨。

    当日在奉化区治安署,傅青阳一剑刺伤庞执事,他便有过类似的感慨,但那会儿大家都是收着的,并非生死相搏。

    原以为真到搏命的时候,庞执事或许能和傅青阳斗一斗,没想到只是多蹦跶了几下。

    张元清来到阳台,脚底踏上血迹,眼里漆黑涌动,沟通了残躯里的灵体。

    这时,他感觉有人拍了自己胳膊一下,扭过头,看见傅青阳高冷的脸:

    “把伏魔杵给我。”

    “啊好”张元清心说我差点给忘了,当即取出伏魔杵交给对方,犹豫一下,补充道:

    “这次能不能别铐我?”

    傅青阳高冷点头:“反正就是一巴掌的事。”

    “”

    懒得和你说!张元清继续沟通残存的灵体,过了十几秒,才把破碎的灵聚合,并召唤出来。

    庞执事的灵体,面目严肃,略显呆滞,但凝实程度,远胜张元清见过的所有灵体。

    圣者阶段的灵体,不知道能给我提升多少经验值张元清又喜又忧,身边的傅青阳说道:

    “庞无敌是4级圣者,吞噬他的灵体会有神智错乱的风险,但有这件净化污秽的道具在,风险会压缩到最低,而收益不会。”

    嗯,相比起吞噬圣者灵体的收益,这点风险完全可以承受张元清点头。

    傅青阳继续道:

    “但这件道具不是无所不能的,你要明白警戒线在哪里,4级守序是你能承受的极限,4级邪恶职业、夜游神,以及5级守序职业的灵体,不要碰。”

    张元清:“碰了会怎样。”

    傅青阳看了他一眼:“会死。”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把庞执事的灵体吞入口中,下一刻,一股宛如洪水般的精神力,裹挟着凌乱的记忆碎片和负面情绪冲入识海。

    他感觉自己是洪流中,抱紧岸边树枝的溺水之人。

    随时可能被这股洪流卷走,碾成粉末。

    这是他问灵以来,最凶险的一次。

    苦苦支撑中,不知过了多久,这股磅礴的洪流终于平息,张元清的识海稳定下来,他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记忆碎片。

    朦朦胧胧中,他看到一间燃着檀香的雅室,披着斗篷的人影站在窗边,他声音粗粝,难辨音色:

    “你平时做的那些事,如果被五行盟查出来,即便不被处死,也要蹲漫长的监狱。让你考虑的事,考虑的如何?”

    接着,张元清听见了庞执事的声音:“伱们能给我什么?”

    “你的天资极佳,入了暗夜玫瑰,必能收到栽培。我们还可以给你在五行盟内部向上爬的资源和援助,另外,我们可以帮你顺利通过大体检。当然,最重要的一点”窗户边的人影沉默一下,缓缓道:

    “暗夜玫瑰终将统治灵境,首领必将成为世间最巅峰的夜游神,取代太一门住。”

    “可以,我答应加入暗夜玫瑰!”

    “很好,以后我就是你的上峰,你可以称呼我大护法。”

    画面变幻,还是那间燃着檀香的雅室,站在窗边的人影沉声道:

    “黑无常联络我们了,他现在潜伏在松海,首领把和他接洽的事,交给了我。”

    “需要我做什么?”庞执事问道。

    “密切盯着五行盟的一举一动,然后等我消息。”

    “好!”庞执事犹豫一下,疑惑道:“首领和黑无常要密谋什么?”深空彼岸ah123z看最新章节

    声音粗粝艰涩的斗篷人,笑了起来:

    “魔君和诡眼判官身殒了,那件东西和堕落圣杯相互制衡,形成了平衡。黑无常要想掌控堕落圣杯,就必须求我们首领。”

    “那件东西?”

    “那是魔君掌控的,夜游神职业最高层次的东西之一,是太一门主和首领心心念念的东西。”

    河水在漆黑的夜色里流淌,这是一个幽暗的桥洞,桥洞里传来成年男性的嗓音:

    “杀了元始天尊,替横行无忌报仇。”

    “诡眼判官确实是死于魔君之手,当时在场的人里,除了老大,还有一個家伙,他的灵境id叫少年兵王。”

    “三天后,如果我收到元始天尊被杀的消息,还是这个地方,我把‘少年兵王’的资料给你。”

    少年兵王在现实世界的身份资料?

    问灵到这一步,张元清终于在心里骂娘了。

    他最担心最害怕的事发生,暗夜玫瑰果然也在找魔君传人。

    一旦让暗夜玫瑰知道兵哥的身份信息,那他这个魔君传人的身份彻底曝光,这样一来,就只能向五行盟坦白了。

    可他至今仍不知道,太一门和暗夜玫瑰寻找魔君传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幸运的是,暗夜玫瑰和黑无常互相猜忌,庞执事没有向“天道不公”透露魔君传人信息。

    简直是在钢丝绳上跳舞张元清心里嘀咕。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获得信息太重要了,运用的好,说不定能逮住黑无常。

    灼热澄净的金光亮起,照透识海,洗涤精神,张元清从问灵中挣脱,苏醒过来。

    “嘶~”

    他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脑袋疼的像是要插了钢针。

    是问灵的后遗症,还是被傅青阳给揍的?不会脑溢血吧张元清扶着脑袋坐起身。

    几米外的单人沙发上,傅青阳语气里带着一丝期盼:

    “有什么线索?”

    张元清捏了捏眉心,等疼痛略有缓和,道:

    “庞执事的上峰是一个自称‘大护法’的行者,每次与他见面,都披着斗篷,他们俩应该有特殊的联络方式,但我没在灵体的记忆里看到,可能是随着死亡消散,可能是被‘隐藏’了。”

    他一点点的讲诉着问灵得来的信息,从大护法的存在,讲到大体检,再讲到魔君制衡的圣杯的力量。

    傅青阳耐心的听着,在得知暗夜玫瑰有办法躲过大体检时,他眯了眯眼。

    “还有吗?”傅青阳问道。

    这些信息很重要,但还没达到他的预期,对搜捕黑无常的行动增益不大。张元清说道:

    “我知道庞执事为什么要杀我,前天夜里,他和黑无常的心腹‘天道不公’有过接触,天道不公要求他杀死我,为横行无忌复仇。”

    傅青阳眼睛顿时一亮,坐姿挺拔起来,颔首道:

    “很好!这就是我们的突破口,只要抓到天道不公,我们距离黑无常就又近了一步。”

    张元清问道:

    “百夫长打算怎么做?”

    傅青阳目光落在他身上,挑起嘴角:“这就要劳烦你去死一死了,给你放两天假,明天晚上到富家湾集合。”

    张元清赞叹道:“好主意,百夫长果然睿智,那庞执事这边”

    傅青阳心情很不错:“我会处理掉,你先回去吧。”

    张元清告辞离开,进入电梯后,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刚才铺垫那么多,刻意把最重要的信息留在最后,是为了透支傅青阳的情绪,当他听到三天后碰头的情报后,便会有一种靴子落地的满足感。深空彼岸ah123z看最新章节

    从而忽略掉一些细节。

    张元清很清楚,其实每次问灵后,这位公子哥都会观察他,用斥候的能力判断他是否说谎,是否隐瞒。

    当然,这并没有问题,换位思考,张元清自己也会这么做,并非不信任,而是对重要的事件,一定要有掌控力。

    “傅青阳应该没有发现我的隐瞒。”

    “相比起太一门的人,傅青阳还是更相信我的。如果能逮住天道不公,肯定还是找我问灵,到时候,再把兵哥的信息隐瞒下来。”

    希望明天晚上的行动能顺利。

    次日,早上八点半,关雅开着她的蓝色跑车抵达单位。

    她一手挎着名牌包包,一手拎着自制的低脂营养早餐,白衬衫、黑色套裙、丝袜大长腿,发型精致时髦,混血的脸蛋白皙娇媚。

    每天早晨,她从跑车里下来,治安署行政楼的窗户边,便会有一个个小年轻、大叔,借抽烟名义出现,欣赏着特殊部门的女神。

    这年头,脸蛋漂亮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微整形加韩式半永久,底子不差,都能是美女。

    但身段这么诱人的就不多了,身段诱人气质又好,还开得起跑车的,更少。

    三楼的窗户口,陈元均站在窗边,抽着烟。

    “老陈,你也看美女?”

    一个中年治安员靠了过来,点上一根烟。

    陈元均吐出一口青烟,“不是。”

    他就是来抽烟的。

    中年治安员欣赏着远处聘聘婷婷的背影,啧啧道:“看这屁股扭的,看美女有啥丢人,你小子年纪不小了,没结婚,嗯,是不是因为想人家?”

    治安署里,暗恋那个“同事”的小伙比比皆是。

    陈元均笑了笑,没有解释,这女人确实漂亮,不过他的审美阈值,从小就被小姑拔高了。

    再漂亮的女人,也很难给他惊艳感。

    “话说回来,最近一段时间,总有一个年轻人跟她混在一起,同进同出的,没准是她男朋友。”中年治安员说:“回头看到了,我喊你。”

    办公室,关雅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等待元始过来。

    在她看来,二队的同事都太无趣了,和元始相处越久,越觉得有意思,他不在的时候,就觉得办公室空荡荡。

    话说回来,这小子成长得太快了,半个多月前,还是一个新人。

    现在已经和她同级了。

    关雅的天赋其实很强,尤其在格斗方面,而聖者境的斥候,以单兵作战能力著称。

    傅家长辈非常重视她,认爲她会在圣者境时,整体实力有一个飞跃性的提升。

    但关雅对升级没有太大的欲望,她喜欢美食,喜欢购物,喜欢刷剧,喜欢美甲,喜欢开车

    就是不喜欢升级。

    咸鱼几年后,傅家长辈就放弃她了,母亲也想把这个漂亮女儿打发去联姻。

    关雅就逃到表弟这里寻求庇护。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不想升级。

    “唉,等级越拉越大的话,以后就玩不到一起了,不能再当咸鱼了,努努力,下个月升3级吧。”关雅吃着寡淡的早餐,心想。她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打开手机,登录官方论坛。

    一条标红置顶的帖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康陽区二队的夜游神元始天尊意外身亡#

    深空彼岸ah123z看最新章节

    早晨,阳光灿烂。

    某个户外公园,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男人坐在长椅上,他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把五官遮盖无比严实。

    “叮咚!”

    短信提示声响起。

    他摸出手机,查看信息。

    “康阳区二队的元始天尊死了,五行盟官方论坛有帖子,发帖子自称是从夜游神袁廷那里听来的消息,那人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但说的事真实度很高。

    “我会保持关注,进一步确认。”

    附赠一张帖子截图。

    这是线人发来的消息,作为实力不俗的巫蛊师,天道不公有自己的人脉网。

    当日与暗夜玫瑰成员联络后,他便让自己控制着的线人,密切关注五行盟论坛的動态。

    天道不公嗤笑一声,把手机关机,双手插兜,低着头离开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