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BOSS

    “元始天尊?”

    李显宗顿住步伐,一眼便看出守序阵营那边,领头的年轻人,正是自己要狩猎的对象。

    另一边,张元清脱口而出:“李显宗?!”居然是李显宗!匹配到同一个副本了?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元始天尊”枯瘦中年人声音陡然拔高:“是松海分部那个元始天尊?地下黑市里,悬赏排第五的元始天尊?”

    另外三名同伴露出惊愕之色。

    “没错,就是他!”李显宗咧开了嘴,“有趣,你居然也在阴阳镇,老子琢磨着过完这个副本就出去宰了你换赏金,这下好,省事儿。”

    “哦对,我听说前阵子这家伙差点被李显宗杀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枯瘦中年人嘿嘿道。

    “冤家路窄?”西装革履的男人眼睛一转,故意高声道:

    “就这小子也配当李显宗的冤家?那得旗鼓相当才行,而这小子只配跪在李显宗面前求饶,守序那边的几个崽子们,你们死定了。”

    枯瘦中年人立刻明白同伴的用意,小到斗殴,大到两军交锋,心理战都至关重要。

    他一边高喊出李显宗的名字,一边大声道:

    “五行盟真是江河日下啊,他们推崇备至的菜鸟,不过是队长你的猎物,小子,见到李显宗有没有腿软啊,跪下来叫几声爷爷,我们给你留个全尸怎么样。”

    邪恶职业们嘿嘿怪笑起来。

    李显宗守序阵营这边的脸色不太好看。

    尽管知道这是敌人故意在打击己方士气,但面对这样可怕的敌人,心态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居然匹配到李显宗,这可是官方悬赏名单里排前列的凶徒,元始天尊都不是他对手女王花容微变,下意识的扭头看一眼身边的队长。

    想当初,李显宗在松海制造恐怖袭击,险些杀死元始天尊的事件传开后,她还参与过讨论。

    大家一致认为,元始天尊相较起李显宗,要差了不少。

    没想到他还是无法摆脱这个“宿命”,不,不只是他,我也自身难保了

    离离原上草是散修,对外界的消息不太敏感,但听到李显宗三个字,忽然想起女王介绍元始天尊时说过的话。

    这个李显宗是队长的宿敌?而且队长还是他的手下败家?木妖少年心里一凛。

    除了火德星军听到敌人嘲讽自家队长,火气暴涨,其他人心情都变得沉重。这时,处于双方中心的法师,左右环顾一圈,冷哼道:

    “朝廷的鹰犬,终于还是找到这里来了吗。”

    不等众人回应,认定双方是朝廷走狗的他,昂起头,喷出一股股翠绿的气体,浓烟般的迅速弥漫。

    风声鼓舞,翠绿的气体朝两边奔涌而来。“退后!”

    枯瘦中年男人大喝一声,打开物品栏,抓出一只白玉蟾蜍往上一举。翠绿的气体蜂拥着投入蟾蜍口中,眨眼间,白玉蟾蜍变成深绿色。

    另一边,女王挡在队友面前,双掌做出托举动作,“哗啦”声里,河水化作怒龙,夭矫飞舞,把浓雾般的翠绿气体吞入腹中。

    水龙色泽顿时变得浅绿。

    “砰!砰!砰!”

    远处响起枪声,在翠绿雾气消散的瞬间,守序阵营的抢手偷袭了邪恶阵营。

    眼观八方耳听六路的邪恶阵营的行者,早有防备,不慌不忙的做出应对,或翻滚,或者歪头,或侧扑。

    枯瘦男人扑倒的瞬间,听见身后的土墙传来闷响,出现深深弹坑,散发硝烟。“嘿,隔着这么远,想偷袭老子?”

    他嘴角刚刚泛起不屑笑,又是一声枪响,但这次目标不是他,而是掉落在一旁的深绿蟾蜍。

    玉质的蟾蜍顿时炸裂,碎片四射,封在其中的翠绿气体瞬间涌出,把这片区域覆盖。

    刚才开枪的不是关雅,而是李淳风,他的射击只是障眼法,为关雅的攻击作掩护。

    女王见状,当即停止了散去水龙的念头,双掌改托为推,让水龙化作雨幕落向被毒气笼罩的邪恶阵营。

    这个时候,黑袍法师从腰间的布袋里,抓出一柄三尺长的手杖,杖身漆黑如墨,顶部镶嵌一颗鸡蛋大的黑色玉石。

    他高举手杖,口中发出低沉而威严的宣言:“所有人都得死!”

    手杖顶端的黑色玉石骤然亮起,散发暗沉沉的微光。

    巷子口举枪瞄准的关雅,忽然心脏一痛,停止跳动,她捂着胸,缓缓蹲下,痛苦的大口喘息。

    李淳风同样如此。

    广场上的张元清、女王、离离原上草,以及李显宗等人,同时捂着心脏,脸色煞白。

    诅咒,强大的诅咒。

    “这,这不可能的......”左耳缺失的青年,痛苦低语:“4级圣者的诅咒不该如此强力。”

    4级圣者是能诅杀在场任何一人,但那是单对单的诅咒,覆盖式的诅咒不该有这样的威力。

    一轮煊赫的金光爆发,半蹲的张元清消除了诅咒的影响,并甩出了手里的伏魔杵,同时,他施展夜游冲向法师。

    散发金光的伏魔杵激射而来,法师手杖一挥,“叮”的一声,磕飞伏魔杵。黑色宝石散发的暗沉光晕,立刻消散,诅咒消失。

    这是伏魔杵的破魔功能生效了。

    张元清纵身一扑,把飞旋向远处的伏魔杵稳稳接住。

    关雅身子往后一靠,倚着土墙,该蹲为坐,抬起长长的枪管,瞄准法师,扣动扳机。

    她果断放弃了点杀邪恶职业,因为法师太强大了,一个不慎就是团灭,这个时候要分清主次。

    “砰!”

    子弹击中法师的头颅,但穿透的只是一道影子。

    举着手杖的法师在几米外出现,而他的袍子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他的身高达到两米,身躯覆盖坚硬的甲胄,双腿肌肉虬结,却不粗壮,类似蝗虫的后肢。

    他的脸变得狰狞丑陋,宛如虫类,口器狰狞,额头探出两根触须。关雅拉动枪机,退出弹壳,又是一枪。

    子弹再次打中残影,法师出现在广场另一侧,蝗虫后肢般的双腿和触须,赋予了超乎想象的反应力和速度。

    法师终于注意到了她,黑如晶石的双眼望了过去。

    关雅心里一沉,这时,她看见张元清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为了她扑向法师。法师收回目光,落向张元清,但眼前这个敌人却突然消失了。

    法师额头的触须微微一动,不知是在感应气流,还是释放某种信号,他忽然屈膝,朝右侧抽出凌厉的鞭腿。

    啪!

    一道人影被抽了出来,正是双臂交叉于胸的张元清。他高高抛飞,翻滚着落地,喉头猩甜。

    法师双膝一沉,正待追击,忽然低下头,冷漠的眼睛看向小腿,那里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痕,浓绿色的汁液汩汩流淌。

    他抬起头,手杖指向张元清,黑宝石发出乌光。

    张元清只觉得小腿一痛,血肉无声裂开,并不断扩大,他想也没想,伏魔杵狠狠刺在大腿。

    金光沐浴全身,腿部血肉崩裂的趋势立刻止住。

    “小心,他能以自身伤势为媒介,发动诅咒。”张元清刚说完,视线里,化蛊的法师拖出道道残影,一直拖到自己身前。

    他的视觉在这一刻达到极致,窥探到了对方的行动。想也没想,朝右侧翻滚。

    砰!

    手杖重重砸在地面,砸裂石砖。

    法师刚扬起手杖,不远处的火德星军后仰摆臂,朝他投出一团被压缩到极致的火球。

    “轰!”

    火球落地爆炸,炸出一个夸张的坑洼,而法师的身影在冲击波中消散。张元清抬头看去,喝道:“他来了!”

    火德星军一边后退,一边投掷出火球,覆盖前方空间。

    但法师的身影时而在左,时而右移,凭借速度避开一枚枚火焰,逼近火德星军,一拳砸中魁梧汉子小腹。

    火德星军身躯骤然弓缩,瞳孔涣散。

    猛烈的火焰裹住了火德星军,而在法师身后十60;米外,一团火苗霍然膨胀,幻化成捂着腹部,跪地喘息的火师。

    两个回合,守序阵营的两名主力便已险象环生。“大boss很扎手啊,要不要先撤?”

    已经从毒气笼罩中脱身的邪恶阵营,看到这一幕,暗暗咋舌。

    “不,现在有守序阵营一起撑着,杀他才有机会,等法师干掉这些崽子,我们多半也要完蛋。”左耳缺失的青年给出自己的理由:

    “法师融合的蛊虫,是层次极高的蛊,具备感知、敏捷、力量和自愈能力,难以想象他是怎么培育出这种蛊虫。

    “论近战的话,你们蛊惑之妖都不是他对手。”李显宗缓缓点头,神色凝重。

    “朝廷的鹰犬,今日便是尔等葬身之日。”法师狰狞的口器开合,吐出人言。

    突然,他瞳孔里涌现赤色的光,一团黑气笼罩他的脑袋。

    法师痛苦的捂住脑袋,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理智在这股黑气的笼罩下,迅速消散。

    巷子口的李淳风侧头看向身旁,看见了瘦子吃藕,他手里握着一只稻草人,其眉目五官,赫然是虫化的法师。

    机会!

    双方阵营的行者,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