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一百四十五章 虎符

    孙医生年约四十,眼角鱼尾纹细密,有着医生和学者糅合的沉稳气质,笑容非常亲和。

    见张元清满脸愕然,他微笑道:

    〃喜恶是最能反应一个人精神状态的,性格如何,往往就体现在一些嗜好上,而性取向和xp的参考价值,比一般的喜好更高。

    〃你不用觉得尴尬,医者父母心,我询问过病人更羞耻的问题,也听他们讲起过更难以启齿的回答。在我们医生眼里,众生平等。〃在你们这类人眼里,众生不过是一坨没有意义的血肉……张元清心里吐槽,不由想起小姨学医时,叽叽喳喳的向他描述解剖大体老师的过程。

    听得张元清差点吐出来,而小姨心态稳如老狗。

    如果是道具或技能施加的影响,张元清可以转嫁到小逗比身上,但一个能看穿人心的斥候,本质上是拥有测谎能力,而非向目标施加某种力量。

    所以灵仆也无能为力。

    张元清只能耐心回答起对方的问题:“动作片的话,平时是会看的,成年人嘛,谁没看过呢。但现在找片子越来越难,我为了拓宽渠道,加了很多游戏群。〃孙医生双手交叉,点点头:“这很正常,我年轻的时候,对这些东西也特别热衷。〃〃哦?那现在是因为年纪大了吗。〃张元清笑了起来。

    〃不,我现在有妻子了,她很漂亮,身材又好,我很爱她。〃孙医生也笑了起来。

    ……张元清感觉自己被反嘲讽了。

    他接着回答后续的提问:

    〃我一般是不看黑白配的,比较喜欢看泡菜国的,再就是小日子过得不错的那些家伙拍的片子。相比起黑白配,小日子他们是真的会,单看电影的名字,就能戳到你的爽点。女演员的年龄倒是没那么多要求,只要成年了就好。”

    孙医生缓缓点头,各个阶段的女性都

    喜欢,嗯,这很正常。"

    〃对对,男人没那么多的要求,只要长得漂亮身材好,要求很单一的。"张元清侃侃而谈,恢复了社牛性格:

    〃看电影肯定是快进的,不快进的那还

    是人吗,看片子的时候,我一般不会找女朋友,都是它们主动找我,我心里其实是抗拒的。〃孙医生意外道:〃她们?嗯.……以你的身份地位,身边女伴多倒是正常。”

    〃不,我说的是它们。〃张元清抬起手,如实回答:〃其实我并没有女朋友。”

    孙医生眼睛一亮,骤发光芒,连忙追问:〃为什么不交往女朋友呢,你看着不是内向的人。”

    张元清挠挠头:“以前吧,我总觉得女孩子很烦,她们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应付。”

    “那现在呢?”

    〃现在遇到几个让我愿意花时间精力去应付的,但后来,那种感觉又没有了。”

    "为什么?”

    〃刚才我说过,众生平等,我不但是执事,也是专业的心理学医生,受过严格培训,任何回答都不会让我产生异样情绪,更不会用异样的目光看你。"“我后来觉得,也许母猪比她们更好。””.……"孙医生呆住了,完全没想到会得

    到这样的回答。

    堂堂元始天尊,种子级的天才,竟然有如此扭曲的性癖?是什么扭曲了他的观念,童年时遭遇的性侵?初恋女友的出轨?父亲或母亲的一些变态嗜好?

    一时间,孙医生眼神里既怜悯又警惕。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心理变态,而心理变态,无疑是巨大的隐患。

    行医多年,这么变态的病人,真是凤毛麟角。

    〃呐呐呐!张元清生气道:〃你还说不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人。"孙医生一下有些尴尬。

    张元清耸耸肩:“其实这是道具的代价,自从不用那件道具后,我的取向已经渐渐恢复了,并且这几天积极的去调戏同组的女性,一点点在她身上找回了男人的冲动。〃孙医生松了口气,道:〃好,我们接着下一个问题,说说你的家庭情况,不用跟我说名字和地址,甚至不用说职业,简单概述就好。”

    “我和外公外婆住一起,还有一个小姨,舅舅舅妈表哥住在对门,我爸很早就死了,我妈觉得带着我不好改嫁,也害怕后爹

    会对我不好,就干脆自己抚养我长大。她抚养我的方式就是把我丢给外公外婆,自己在外面打拼赚钱,也不怎么管我,就是给钱。小时候找她开家长,她总说找舅舅去,妈妈工作忙,要赚钱…….”

    孙医生耐心听完,忽然问:〃你恨她吗?”

    〃不恨!”

    “你说谎。””…确实不恨,但有怨。”

    孙医生这才点头,下一个问题:〃小时候有过虐杀动物的行为吗。"〃有啊,我喜欢蹲在弄堂口,丢一块不爱吃的肥肉,然后看着蚂蚁们成群结队的搬,在它们快成功的时候,一泡尿全部冲走。还有蚂蚱,青蛙,蜻蜓等等。”

    〃猫啊狗啊这些呢。”

    “那没有。”

    孙医生审视他几秒,进入最后一个环节:

    〃我问完这个问题,咱们这次交谈就结束了。元始天尊,你,对邪恶职业怎么看?”

    张元清措辞片刻:〃憎恶和怜悯。"

    孙医生眉头勐的一挑:"怜悯?"

    张元清点点头:

    〃我是夜游神,看过许多邪恶职业的过去,他们的心态扭曲大多都在童年,少部分则是在社会中见了太多不公,逐渐厌世,堕落成罪犯。有一位哲学家曾经说过,人类中每诞生一个恶魔,就代表周边有无数恶魔。

    〃邪恶职业就是就是那个诞生的恶魔,而逼他走上这条路的人,是隐性的恶魔。我认为,每一份罪孽都是人类自身的业火,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恶魔的诞生也许不只是被周边的人迫害,还有五湖四海的恶魔们。

    〃所以我怜悯他们,但这不妨碍我遇到时,顺手洗刷他们的罪孽。”

    孙医生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他感慨道:

    〃你是个擅于思考的人,我见过很多灵境新手,他们对邪恶职业的看法简单而统-,认为那是罪犯,是人性之堕落,是危险的源头,是必须要铲除的敌人。

    〃这当然也没错,但很少人会去思考邪恶职业诞生的原因,并从中反思出一些东西。”

    张元清笑道:“也许他们不是不会思考,而是懒得思考,不想去思考。”

    他之所以思考这些,一方面是接触到了愧为人父这样的邪恶职业,另一方面是夜游神问灵后,吸收灵体的记忆,会产生强烈的代入感。

    要知道,人类的悲欢是不相通的,别人的苦难,在你眼里或许是笑料,只有真正代入了,才会去思考。

    是夜游神这个职业,给了张元清思考这些的条件。

    〃我的问题问完了!"孙医生微笑颔首:"感谢配合,你可以出去了。”

    等张元清出去,并合拢问诊室的门,孙医生挪动座椅下的滑轮,移到电脑屏幕前,先在元始天尊的精神评估选项打钩。

    接着备注评价:

    〃精神状态正常,富有正义感,疑似家庭原因,习惯用开朗热情的外表掩盖内心的孤僻和深沉。唯心主义者,现阶段不建议给予太重要的职位。〃唯心主义者,更习惯维护内心的正义,而非秩序。

    说得简单一点,在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之间,这类人会偏向后者。

    结果正义,其实更容易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和共鸣,但对执法者来说,程序正义要高于一切。

    张元清返回二楼等候厅,此时,参与大体检的人员,已经陆陆续续离开。

    除了晚来的二队成员,只有零星的两三个还在排队。

    李东泽坐在公共座椅上,双手拄着杖,笑道:

    〃从你的表情里,我能看出刚才孙执事的问题很不优雅。〃张元清耸耸肩,苦笑道:

    〃他竟然问平时看不看片子,喜欢看什么样的女演员,你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心理医生会问这种刁钻的问题?〃说完,他看见二队成员,以及边上几名队员,齐刷刷的看来。

    张元清心里咯喷一下:〃难道,这些不是固定提问?”

    二队:“不是!”

    我特么!!我能撤回刚才的话吗?张元清压着心里翻涌的尴尬,恍然大悟:〃一定是看我年轻俊朗,器宇不凡,所以才提这样的问题,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你啊,脸皮够厚!二队众人心

    想。

    关雅兴致勃勃的说:“那你怎么回答的?"

    张元清看她一眼:“我说我不爱看片子,我喜欢当关公。"关雅:〃……”

    张元清在老司姬身边坐下,默默等待。

    他靠在椅背,闭目沉吟。

    虎符是规则类道具,而且是层次极高那种,在它面前弄虚作假不太可能,不然,无痕大师就不会那样回复。

    本次大体检请出虎符的目的,是揪出松海分部里,被暗夜玫瑰和邪恶组织收买、控制的官方行者。

    所以,待会儿问的内容,肯定和邪恶职业以及暗夜玫瑰相关。

    而我两者皆不是。

    非要说污点,就是和小圆、无痕这些邪恶职业中的异类有短暂的往来,但谢灵熙能为我作证,这完全是意外。

    作为a级功勋持有者,这点小事,最多被问责和警告,不会有大事,何况傅青阳是我上级。

    魔君传人的事,主要是太一门在查,五

    行盟并不热衷,大概是不会问到的。

    张元清默默分析完,觉得问题不大。

    大概半小时后,二队成员陆续完成了虎符的考验,当王泰出来后,张元清自觉的走向走廊尽头的那件问诊室。

    问诊室很大,布局却简单,靠窗户的位置摆放一张办公桌,桌后是白色正装,扎着帅气马尾的傅青阳。

    有一台三角支架的摄像机,镜头对着办公桌。

    "坐吧,你是最后一位,不要浪费时间。”傅青阳抬手示意。

    张元清点头入座。

    傅青阳右手往虚空一探,抓出一尊巴掌大的青铜虎兽,作昂首咆孝状,虎头、嵴背和尾,形成一道流畅的曲线。

    “嗷

    张元清耳边传来洗涤心灵的咆孝,他童孔霍然涣散,看到识海深处,侧卧着一只体态修长的吊睛白虎,神威凛凛,虎目森严。

    前所未有的威压,前所未有的恐惧。

    张元清脸色煞白,手脚痉挛,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

    这就是高等级的规则类道具?他感受到

    了灵魂的战栗,如临深渊。

    傅青阳手握虎符,气息变的威严高远,如同执掌百万大军的元帅,缓缓开口:

    “元始,你是不是暗夜玫瑰的暗子。"

    话音落下,张元清〃看见”识海里的吊睛白虎,威严的审视他,似乎只要他说谎,就会扑过来,将他撕咬成碎片。

    张元清嘴唇轻轻颤抖:”不是……”

    傅青阳等待几秒,见没有异常,微微颔首,问出第二个问题:

    “你有没有在私底下和邪恶职业往来?”

    ……听到问题,张元清心里想骂娘,理智告诉他应该隐瞒,本能却先一步,在吊睛虎的注视下,吐露真相:

    “有。”

    傅青阳眸子一眯。

    〃但,但我觉得,我应该解释一下。〃张元清声音颤抖的说,宛如跋涉在寒风中的旅人。

    傅青阳轻轻点头。

    当即,他断断续续把结识愧为人父,替他传话的经过告知傅青阳,但隐瞒了无痕宾馆的地址。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谢家的谢灵熙可以为我作证,另外,我没有和他们有太多的交集。”

    以上说的都是真话,只是把再没往来,巧妙的说成没有太多交集。

    虎符的威压下,他无法说话,但咬文嚼字不在道具的能力范畴,只要傅青阳不吹毛求疵,他自信这个问题能不痛不痒的混过去,至少不会有太大的后遗症。

    傅青阳语气冷澹的点评:

    〃这件事,我会反馈给狗长老,至于他对此事的态度,你就听天由命吧。"语气不好,但一笔带过。

    〃最后一个问题!是太一门托我问的。”傅青阳正了正坐姿,道:"你,是魔君传人吗。”

    张元清脸色煞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