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救人(为“宅菜”加更)

    元始天尊是康阳区二队的成员,他末必住在康阳区,但我能联系到的人里,目前可以争分夺秒支持的,只有他.

    夜游神的技能很擅长潜伏,他是个很好的人选,但元始天尊是官方的人,肯定不愿意和官方行者起冲突,有什么办法能只救人不冲突?

    我在这里空想没有意义,把情况告诉他,让他做决定,这次成不成,我都欠他个人情,加帮派的事不能再拒绝了念头快速转动,小圆语气冷静中透着严厉:“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他们有六个人,三人守住出口,另外三人在夜总会里搜捕我,我被他们打伤了,只能躲藏。他们通过官方身份,控制了夜总会的安保人员,协助搜查。”寇北月低声道:

    “夜总会很大,我现在还能躲藏,但没办法坚持太久,而且他们肯定通知治安署和其他官方行者,大队伍或许已经在集结.

    等官方人员彻底封锁夜总会,他的死期就到了。

    小圆默默听完,冷着声音告诚:“你现在躲好,尽量拖延时间,把手机调成静音时刻关注手机动静。可能有人会联系你。”“小圆,你有办法救我?”

    “不知道,看你自己命硬不硬了。”小圆忍着没骂人,挂了电话。她打开通话记录,准确找到元始天尊的号码,点击拨通。

    “喂长夜漫漫小圆阿姨想我了?”

    扩音器里传来元始天尊自来熟的调侃,以及昂扬激烈的声效,不知道在看电视还是打游戏。

    小圆有时候就很讨厌他自来熟的性格,擅自给她的身份下定论,阿姨阿姨的,就不能是姐姐吗。

    深吸一口气,小圆阿姨没有客套和闲聊,开门见山道:

    “我今晚准备杀一个仇人,是你们官方的一位执事,但人家似乎早有预料,偷袭没有成功。目前被困在康阳区,白杏路红龙夜总会。

    “你能帮忙吗?

    当她说完,扩音器里的声效已经消失,元始天尊的声音传来:“我需要知道两点第一,什么仇?第二,帮忙是救人,还是杀人?“

    嘴上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但小圆听见了换鞋子的声音。

    她心里微微触动,语气多了儿分诚悬:

    “是私仇,一时半会说不出清楚,但你放心,我的同伴不是残暴嗜杀之人。我希望你能帮我救出他。”

    小圆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补充道:“事情就是这样,能否帮忙,你斟酌一下。

    只是救人那还好,我不可能帮着他们对付官方行者,红龙夜总会,离我家不远张元清又道:“为什么不请无痕大师出手。

    他还挺多疑!小圆无奈道:

    “无痕大师的规矩是忘却前尘,放下过去,寇北月,嗯,他叫寇北月,暗杀官方行者的行为,已经违背了无痕大师的原则。他没有放弃过去,他私自与官方为敌。

    “无痕大师若是知道此事,极有可能把他逐出团队,又怎么会帮他呢。”

    "我明白了。”张元清道:“我会去救他,希望他和你说的一样,是个好人。但是,请不要对我抱有期待。

    小圆阿姨轻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

    时间不容许两人多说,张元清挂断电话的同时,抓起桌上的外套,大步流星的离开卧室。

    红龙夜总会他是知道的,在松海还是个纸醉金迷,水tv厕所里强吃海鲜的大都市时,张元清就常听说这家会所的名字。

    一来离家不远,就五公里不到,二来名气够大够奢华,据说里头的小奶狗小姐姐质量一流。

    那时候张元清刚上高中,幻想过将来有钱了,也去奢靡一把,掏出大把票子让小姐姐排队给他跳骑马舞。

    一晃多年过去,骑马舞过时了,红龙夜总会也“从良”了。年轻时的梦想,总是那么不经意间便烟消云散。

    距离不远,打车不如跑步前往,等车的时间就够他抵达目的地。

    出了小区,张元清打开手机,导航红龙夜总会,把音量开到最大,接着狂奔起来,他的冲刺速度堪比一辆高速飞驰的轿车,在空旷无人的街边全速前进。

    裤兜里不断传来导航提示:

    “您已超速请减速慢行您已超速请减速慢行很快,他看见了挂着绚丽霓虹的夜总会大楼,总共三层,呈“凹”字形,规模极前院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红龙夜总会”五个大字,亮着刺目的光,字体边缘嵌着闪烁彩光的灯带。

    张元清停了下来,藏身在一辆黑色“别摸我”车尾,摸出手机,关闭导航,点击小圆阿姨聊天软件里发来的电话号码。

    在拨通之前立刻挂断,改为短信发送:

    “告诉我你在夜总会里的地点,小圆让我来救你的。

    这时候打电话,很可能变成催命符,发短信更保险更安全。大概十几秒后,短信回复“我在夜总会二楼倒数第三个包间。张元清回复:“等我!”

    他关闭手机,望向夜总会大门,夜游神的目光破开黑暗,看见大门处守着四个人西装革履,似乎是夜总会的安保人员。

    而夜总会的前院,则有两人不断巡逻,他们穿着便服,一个中年人,一个青年。这很好的杜绝了敌人跳楼逃离的可能。

    “我要潜伏进去很容易,但怎么离开呢?小圆阿姨的同伴,肯定没有特别强的隐匿手段,不然早就逃走了。”张元清快速思考对策:

    “潜伏进去,借给他易容戒指?不行,如果我是官方成员,我会继续封锁夜总会,等大队伍赶来,逐个排查里面的客人,易容了也出不去,而强闯出去的话,也不用易容戒指了。

    “强闯的话,就要注意了,对面有一个执事,搞不好会翻车的。到时候,元始天尊勾结邪恶职业的流言蜚语,就会满世界传播。”有点麻烦。

    但这个忙,他还是决定帮。

    一来可以积攒小圆的好感度,二来,对方如果是个向善的邪恶职业,他是乐意出手相助的,当时对小圆说的话,并不是纯粹的“甜言蜜语”,是发自内心的。

    不过,事后他肯定要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沉思十几秒,张元清心里冒出一个注意,那就是“乔装”一下,然后潜伏进夜总会,大大咧咧的从内部打出来,制造出困兽试图冲破阻碍逃生的假象。

    门口巡逻的人员,肯定会通知夜总会里的同伴,等他们出来,我再调虎离山,引走他们,小圆阿姨的同伴就可以趁机逃跑。

    想到就做,张元清立刻给小圆发了条信息:“把那家伙的照片发我,速度!”两三秒后,照片就发过来了。

    很显然,小圆时刻在关注着手机消息,关注着这件事。

    张元清打开物品栏,取出易容戒指戴上,接着凝视着照片上的少年。

    他年约十六,脸色苍白,眉毛很浓,眸子灿若星辰,很英俊,也很凌厉。

    张元清的脸庞如水波般晃荡,容貌随之变化成凌厉少年的模样。他退出聊天软件,给里头的少年编辑了一条短信:

    “你藏好,等我的通知,我让你跑,你就立刻跑出来。”

    发完信息,他没去看回复,勾动太阴之力,施展夜游,身形一寸寸抹去。

    昏暗环境里,寇北月掏出手机,皱着眉头看完信息。略一沉吟,立刻醒悟对方的目的。

    他要替我引开敌人?

    六个官方行者,其中一个还是执事级,他能做到?

    寇北月又惊又疑,能做到这个的人,制少也是圣者吧。他(她)是什么来路?小圆在松海的朋友?

    寇北月耳边是吵闹的音乐声,柔和的灯光和电视机大屏幕的荧光,穿透纱裙,隐隐约约的照进来。

    没错,寇北月在一个姑娘蓬松的长裙里。

    这是他在厕所口遇到的姑娘,当时寇北月受了重伤,无路可逃,便灵机一动,蛊惑了这位姑娘,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庇护伞。

    寇北月凭借蛊惑之妖的柔韧性,躲在姑娘裙底,一步步跟着她回到了包厢。

    没多久,夜总会的安保人员就守住了门口,说店里遇到了一些事儿,请客人们安心待在包厢,不要外出。

    包厢里的客人们喝了不少酒,正晦着,便没在意,反正不影响他们唱歌就好。其实寇北月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蛊惑店里的客人闹事,制造混乱,然后趁机逃离。

    但超凡阶段的蛊惑之力,想做到操纵大规模人群,需要极漫长的时间,而敌人不会给他时间的。

    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继而灯光亮起,歌声停止。“你搞什么?”

    “谁啊,找死吗!”

    被打扰兴致的客人们骂骂咧咧道。站在门口的男人高声道:

    “我是治安员,刚才有通犯潜入夜总会,我需要你们配合。寇北月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听见骂咧咧的声音顿时一消。接着,是官方行者和安保人员的对话:

    “刚才有没有人出去?”“没有。

    “包间里一共就七个人?最开始也是七个?“是的,已经核对过。”

    那名官方行者进入包间,目光锐利如刀的扫过众人,道:“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各自说出身边人的名字。”

    官方行者逐一检查了包间众人的身份证,听他们念出同伴的名字,发现那位站在大屏幕前,握着麦克风的年轻姑娘,始终没有挪动一步。

    他眼睛顿时一眯,缓步靠了过去,道:“把身份证拿出来。”“没带!”

    穿着蓬松长裙的姑娘翻了个白眼。官方行者上下审视着她,忽然说道:“你走到沙发边上。

    长裙姑娘还是不动。

    官方行者心里一凛,本能的抓起对讲机,就要呼唤同伴。

    此时,裙底的寇北月浑身肌肉绷紧,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暴起杀人。而就在这时,官方行者手里的对讲机传来急促的声音:

    “他冲到外面来了,速度支持.

    滋滋的电流声里,伴随着剧烈的打斗声。

    包间里的官方行者脸色一变,扭头就朝外狂奔。

    “呼”裙底的寇北月如释重负,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小圆的朋友,真的要硬刚六名官方行者?

    ps:错字先更后改。总算赶出来了,今天连续码了12000字,好像破这本书的纪录了。

    宅菜打赏了好几个黄金盟,一直想加更,一直没写出来,很惭愧,今天下午开始,差不多断了所有聊天和娱乐,终于是写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