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一百七十二章 苦肉计

    头像是“涛涛大河”的水神宫长老,淡淡道:



    “虽然只是短暂交手,但我用了七成力,魔眼的话,最多四成,我与他死战没有任何胜算。



    “初步估测,两名长老出手,才能与他打平,当然,这是不考虑道具,不考虑魔眼发狂,屠戮普通人,以战养战的情况。远古战神的强大和恐怖,你们应该清楚。”



    赤火帮长老哼道:



    “不管远古战神多强,就算他发狂,不顾一切的屠戮普通人,摄取精血,光凭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是我们六个人的对手。”战场变数再多,远古战神再强,也不可能单挑六位主宰。



    白虎兵众的长老,语气铿锵:



    “这从来都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怎样以最小的代价解决掉魔眼。魔眼这几天堂而皇之的在松海出没,就是吃准了咱们不敢在那里出手。“当然,他也不敢在闹市里和我们动手。”



    主宰级的战力,相当于人型轰炸机,所过之处,一切化作焦土。



    越强大的灵境行者,在现实里越克制,毕竟谁都不想被灵境通缉,成为一个位置实时播报的通缉犯。而且,灵境的通缉是面向所有行者,不分守序和邪恶。



    一旦被灵境通缉,就算是主宰,也会成为“江湖公敌”,重赏之下,正邪两道群起而攻之。



    所以松海分部的长老们才如此头疼,以多打少,要解决魔眼不难,难的是“无声无息”的解决。



    “要把战斗动静压下去,不波及普通人,就必须带魔眼远离市区,或者进入秘境。狗长老的动物园,可以困住魔眼吗。”止杀宫主的嗓音在会议室响起。她的声音轻缓而柔美,带着一点点的漫不经心,仿佛是慵懒的躺在塌上,随意闲聊。



    而不是一场严肃的、高层次的会议。



    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理念,松海分部的长老们,在得知魔眼天王抵达松海后,便与止杀宫主取得了联络。



    虽然这個女人是江湖散修,虽然她是在逃通缉犯,但分部长老们有着灵活的职业底线,在对付魔眼天王的前提下,大家仍是好朋友。狗长老缓缓道:



    “这件规则类道具困住魔眼没有问题,但必须是道具本体降临,投影的话,困不住魔眼。而它的本体虽可移动,却无法强制收人。“我们得让魔眼主动进入动物园,但如何让一个远古战神自投罗网?”



    进了动物园,就意味着有进无出,魔眼不可能上当。



    中庭长老忽然问道:



    “宫主,你放出去的鱼饵怎么样了?”止杀宫主淡淡道:



    “鱼饵被盯上了,但一直没咬钩,魔眼天王的耐心很好,这人平时神经兮兮,关键问题上,一点破绽都没有。”所谓的鱼饵,是她安排的,刻意在地下黑市里露面的傀儡。



    只露脸过一次,隔天就被盯上了,但对方很有耐心,保持暗中观察,没有立刻动手。中庭长老沉吟道:“用鱼饵把魔眼诱进动物园怎么样?”



    止杀宫主呵了一声,“首先,鱼饵的分量不够,除非我亲自当饵。其次,魔眼天王的那只竖眼,可以看破伪装,动物园没有隐藏气息的能力。”会议室,一时间陷入沉默。



    一位主宰级的邪恶职业,就是这么棘手。



    白虎兵众的长叹了口气:“魔眼这几日招摇过市,是故意恶心我们,吃准了我们拿他没办法,虽然他也不敢鱼死网破。”官方举办的擂台赛,近期就要开幕了,魔眼但凡在松海闹出点动静,总部就肯定会问责。



    各大分部也会嘲笑松海分部办事不利。



    最关键的是,这个节骨眼上,元始天尊要是遇到点意外,那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五行盟脸上了。



    另外,谁知道魔眼潜伏在松海,是不是另有目的,如果一切都是表象,真实目的是猎杀松海分部的长老.......这便涉及在座诸位的安危了。



    所以,魔眼的问题一直不解决,长老们也有点寝食难安。赤火帮长老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瓮声瓮气道:



    “招摇过市,肆无忌惮,故意恶心我们。



    “哼,他真以为这样,我们就束手无策了?既然大家都有所忌惮,那谁都不比谁有底气,大不了玉石俱焚。我去找魔眼决斗,大家一起玩完。”会议室内无人回应,止杀宫主啧啧道:“身为长老,说这种气话有什么意思?”



    水神宫的洛神长老嗤笑道:



    }%j6k.f1j6w4~*k;y/m(v



    “他说的可不是气话,他真干得出来,永远不要高估火师的智慧和理智。”



    止杀宫主咯咯笑了起来:“你们官方怎么说我来着,说我是疯子,偏激狂,我看你们的长老才是真正的疯子。”这时,狗长老缓缓道:“我有一个想法。”



    会议室再次安静下来,四位主宰竖起耳朵等待。



    “想瞒过魔眼的感知,让他“误入”动物园也不是难事。只要有一位虚无者出手,制造幻境,魔眼就不可能发现动物园的存在。”虚无者是主宰境幻术师的名称。



    “赤火帮长老没好气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虚无者怎么可能与我们为伍.



    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陡然卡住。白虎兵众的长老笑了起来:



    “好主意,如果那位能出手,此事便稳了。”



    顿了顿,他又道:“但我们的面子不够,不可能请动他。”洛神长老提议道:“让元始天尊出面吧。”



    中庭长老迟疑道:“元始天尊出面恐怕也悬,那位不可能为了一个超凡行者出手,如果真的出手了,我们得重新评估元始天尊的价值。”“各位......”



    止杀宫主忍不住开口,带着一丝困惑,一丝异样的情绪:



    “你们在说什么?元始天尊,什么时候与虚无者有这么深的交集了?我怎么不知道。”赤火帮长老冷哼道:



    “你为何要知道?你虽然与元始天尊走得近,但他毕竟是我五行盟的人。什么事都要告诉你?”他刚说完,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止杀宫主好像在磨牙。



    狗长老道:



    “那便这么决定了,我会通知元始天尊,让他出面,各位等待消息吧。”



    “长老们想我出面请无痕大师帮忙?”



    家里,张元清听着傅青阳的电话,一阵愕然。



    傅青阳言简意赅道:“有没有问题?”张元清皱紧眉头:



    “可是你也知道,无痕大师时刻与心魔斗争,一旦打出真火,戾气上涌,很可能会失控。”主宰级的大佬,应该也是会上头的。



    与心魔抗争,讲究的是心平气和,远离尘埃和纷争。



    傅青阳淡淡道:“只是让他出手制造幻境,不必参与战斗。而且,长老们和无痕没有信任基础,他想参与进来,长老们也未必会答应。”“我试试吧......”



    张元清没敢打包票。



    挂断电话,张元清立刻戴上“沉默者”口罩出门,十分钟后,坐上网约车前往金山市。车上,他望着窗外的景色,陷入沉思。



    以长老们的计划来说,如果无痕大师肯出手,解决掉魔眼十拿九稳,可问题是,万一无痕大师不愿出手呢?我元始天尊的面子,对修佛的大佬好像不太管用啊。



    但魔眼天王是一定要解决的,躲藏是缓兵之计,不可能持久,事关性命,不能当鸵鸟。真到了摸上门的时候,万事皆休。



    网约车即将抵达无痕宾馆时,张元清心里有了主意。“师傅,停车!”



    张元清喊道。



    司机不停车,“还没到呢。”



    “补你五十现金,不会少你车费的。”



    司机刹车一踩,在路边停车:“您走好!”



    张元清支付了车费,钻出车厢,来到僻静处,见四下无人,便摘下沉默者口罩,悄然隐去身形。接着,他朝着无痕宾馆的方向,发足狂奔。



    此时距离无痕宾馆,还有三十多公里。



    以他此时此刻的体力,保持冲刺姿态跑完三十公里,不难,但以夜游的状态跑完,就不好受了。当张元清抵达无痕宾馆外时,体力耗损了七七八八,脸色发白,汗水如同开闸的洪水。



    “呼哧呼哧......”



    他在宾馆侧面的无人区现出身形,背靠墙壁,双手拄膝,大口大口喘息。



    好累,上一次濒临极限,还是在阴阳镇里.......张元清咽了口唾沫,却发现嘴里根本没有唾沫提供他润喉。就这么休息了一两分钟,张元清踉踉跄跄的绕到建筑正面,推开无痕宾馆的玻璃门,大声呼叫:



    “小圆,救我......”



    柜台前,正低头摆弄手机的小圆,猛吃一惊,抬头看来,见到元始天尊的惨状,顿时脸色大变。她连忙丢下手机,疾步赶来,柳眉倒竖,冷艳的脸蛋杀气腾腾:



    “谁把你打伤了?”张元清“哭诉”道:



    “是那挨千刀的魔眼天王,他终于还是找到我了,堂堂天王之尊厚颜无耻,竟对我一个小人物出手,若非分部长老出手相救,我只怕已经死了。”小圆眉头一蹙,咬牙道:“这条疯狗。”



    她搀着双腿发软的元始天尊,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下,道:“你这是......”



    “我这是旧伤复发了,”张元清解释了一句,忙带过话题,道:“那魔眼天王欺人太甚,唉,小圆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已经把你逼到这个地步了?”小圆阿姨素白的脸蛋布满凝重。



    张元清趁势道:“分部的长老们积极制定了对付魔眼的计划,但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需要一名强大的幻术师参与,小圆,我想见见无痕大师。”“你想让无痕大师出手?”小圆锁起眉,迟疑道:



    “你知道他不方便出手,而且,这违背了他定下的规矩,无痕大师是很讲规矩的长者。”



    “只是制造幻境罢了......唉,我也是这么跟长老们说的,所以,我不敢在松海待下去,只能过来投奔你。”张元清唉声叹气,满脸沮丧。



    .o!c$p:e$z9q.s9n%f8q



    小圆沉默的凝视着他。



    她认识的元始天尊,神采飞扬,自信开朗,几天不见,已是这般垂头丧气,看样子是真的被魔眼天王打击到了。小圆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深吸一口气,她沉吟道:“如果只是制造幻境,我可以带你去见无痕大师,替你说说。”张元清连忙握住她的手,惊喜道:



    “真的?”



    小圆轻轻抽回手,点了点头。



    两人当即进入宾馆深处,乘坐电梯,抵达404室门口。“咚咚!”



    小圆屈指扣响房门:



    “无痕大师,元始天尊有事求见。”



    说罢,她尝试拧动门把手,门把手若是能拧动,便意味着无痕大师愿意见他。反之,则是不见。



    她轻易的就拧开了门把手,周边景物随之扭曲,荡起波纹。



    眨眼间,两人出现在古香古色的庙内,头顶是绘满神佛的藻井,前方是金灿灿的大佛,拈花低眉,眼睛半眯,似慈悲似凶戾。张元清深吸一口香烛味浓郁的空气,双手合十:



    “大师,我被魔眼天王盯上了,昨日险些死在他手中,松海分部的长老们制定了一套计划..



    ..”当下把对付魔眼的行动,转述给无痕大师。



    无痕大师寂然端坐,不作回应。



    张元清纳头就拜:“请大师救我。”无痕大师还是沉默。



    小圆忍不住道:“大师,若只是制造幻境,于您修行无碍,元始受到魔眼迫害,您出手相助,不算坏了规矩。”漫长的静谧后,无痕大师压抑着痛苦的声音响起:



    “可!



    “届时,捏碎这枚玉符便可。”



    说罢,一枚暗沉沉的流光,从他袖中飞出,落在张元清脚边。张元清大喜:“多谢大师。”



    两人不做停留,躬身退出古庙。



    张元清手里捏着入梦玉符,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侧头对身边的小圆说:“我先打电话去汇报一下。”



    小圆淡淡道:“为何不直接走。”



    太累了,想喝口水休息一下......张元清严肃道:



    “既然难得来了一趟金山市,我当然是想和小圆阿姨多相处一会。”小圆听到一愣。



    张元清已经行至一旁,掏出手机,拨通傅青阳的号码。



    ................



    ps:错字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