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一百八十五章 憎恶

    元始天尊击败茅山术士的战略解析

    不是说不能透露战斗细节吗?

    张元清看到置顶的帖子,愣了一下,他是来看彩虹屁,满足一下虚荣心的,这什么分析贴要是把他的道具、技能都说出来

    好吧,现场那么多观众,保密意义不大。

    既然办了擂台赛,选手信息就不可能保密,官方防的是选手资料被大肆贩卖,尤其贩卖给邪恶职业。

    杀手锏、高于自身两个等级的道具不允许使用,现在想来,其实一定程度上是让选手们隐藏自身的底牌。

    而寻常战斗中使用的道具,时间久了,一样会传出去,除非不与人战斗。

    思绪飞扬间,他点开了帖子∶“感谢八十名选手,在擂台赛开幕当日,为我们献上激烈而精彩的战斗,也让我们看到了官方行者们的阳光活力。

    “其中,元始天尊和茅山术士的战斗堪称精彩绝伦,也是本日的焦点对决。比赛结束后,很多同事在论坛上积极讨论,可谓余味悠长。

    “按照惯例,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场绝对的精彩之处,经过我们的讨论,这场战斗一共分为六个环节。

    “第一环节,元始天尊开场使用了欺诈战术,打了茅山术士一个措手不及,这是非常聪明的操作,不管是敌强我弱,还是敌弱我强,都用学会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敌人。但很可惜,被茅山术士的阴尸化解。“

    嗯,没有涉及道具和具体的操作,这样的话,分析贴倒还好

    张元清满意的点头,继续往下看。

    “第二环节,茅山术士展开还击,以阴尸为主力,体隐身偷袭,熟悉夜游神的人都知道,这是该职业最经典的战斗方式,有阴尸相助,果然压制了元始天尊.大家注意抛手枪这个动作,元始天尊在做出这个动作时,就预料到自己的攻击对茅山术士无效,因此在茅山术士袭击时,制造了幻术,隐身来到茅山术士身后,借枪,开枪,这一整套攻击行云流水。”

    夜游神的技能不属于保密范围,茅山术士拥有阴尸的事,同样不是秘密,反而是张元清的枪比较敏感,涉及到道具了,不过官方行者基本都会配枪。

    “第三个环节,两人对拼一刀,茅山术士安然无恙,元始天尊腹部受创,当时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替元始天尊捏了一把冷汗,好在夜游神生命力强大,这点伤势不算什么。不过,这一步非常重要,先按下不表。"

    “第四环节,这是本场比赛高潮之一,茅山术士算准元始天尊会迫于压力,优先解决阴尸,提前设下埋伏,守株待兔,这―招确实厉害,直接让元始天尊陷入绝境。“

    “第五环节,元始天尊使出底牌,破解杀局,制服阴尸。”

    “第六环节,茅山术士战败。“

    “看过今日比赛的同事,从第四环节开始,到第六环节,反转非常突兀,却异常丝滑,丝滑到茅山术士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迅速落败。

    “因此看多观众当时都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这样?只怕到现在,还没有领悟其中的要点,现在就来分析分析,为什么元始天尊赢的如此丝滑。

    “这场战斗的节点,要从第三环节开始,刚才说过,拼刀的那下非常重要,看似元始天尊重伤,其实真正吃亏的是茅山术士,他损失了什么,懂的都懂。到了第四环节,元始天尊陷入绝境,乍一看他好像输定了,可大家都应该注意到了,他陷入绝境只有一两秒,茅山术士的阴尸便出了问题,很明显,元始天尊是故意的,他故意掉进险境,为的就是让茅山术士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的后手”

    分析的不错啊,发帖子的家伙是等级不低。张元清撇撇嘴,他当时确实是故意掉陷进里,只有这样,茅山术士才不会注意到小逗比。

    正常情况下,灵仆出现肯定瞒不过夜

    游神,想达到偷袭阴尸的效果,就必须完全引开茅山术士的注意力。

    “茅山术士果然中招,代价是杀局被破解,损失’了阴尸这个重要战力。随后,他本想利用′夜游‘技能纠缠,拖延时间,寻找机会,但元始天尊使出最后一件底牌,让他无法进入夜游。

    “到这一步,大家就会发现,茅山术士的所有手段(技能、道具、阴尸),都被克制了,他岂有不败之理?元始天尊给我们下了一盘棋,一二环节试探对手,第三环节开始铺垫,到最后一鼓作气,击败强敌。

    “只能说,不愧是通关两次s级,一次高难度a级的天才,这种人物,不是明面上的几串数据就能衡量的,让我们期待他后续的表现。“

    底下评论数干条。

    【土地公:小伙子确实不错,很懂得用脑子,这样的年轻人越多越好啊。】

    2

    【天下归火:看完这场比赛,我是服气了,能攻略s级副本,他靠的不是运气,

    有几把刷子,期待和元始天尊对战,最好在副本里。】

    【青松子︰要打赢元始天尊其实也简单,跑起来,跑起来

    )

    【姜精卫: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看都不看懂,打架多简单的事儿,元始花里胡哨的,换我,三两招把茅山术士干掉了。】

    几名明星级选手的评论点赞数爆表,排名前列。

    【多情的珍妮:卧槽,原来还有这么多细节,傍晚的时候我全程懵逼好吗,那么强势的茅山术士,莫名其妙就输了,局势反转弄的我措手不及,现在终于看懂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高玩?】

    【王妃:啊这,感觉脑子完全不够用,我最多只能走一步想两步,但感觉元始天尊是从开场算到结尾,这还是人?夜游神有脑力方面的加成?】

    【来日方长:环环相扣啊,这是在开打之前,就已经思考好怎么打这场战,以前只觉得元尊他老人家天赋强,现在更直观了。】

    【去日苦多:留着底牌不动,一点点的试出茅山术士的手段,啧,很冒险,第三环节的时候,我还惊讶元始天尊受伤太快,原来是在布局。】

    【大肌霸︰感觉脑子完全不够用,他是怎么做到走一步想十步的?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强,打“天道不公”的时候,我记得他傻乎乎的啊。】

    【请叫我女王:他进步很快,当初在副本里打李显宗的时候,还没有现在的身手,战术方面,那会儿倒是有些苗头了,很会制定战术,但不够成熟。茅山术士这一场,让我改观很大,明年我要申请调到松海去,投奔元始天尊。】

    【李东泽:元始打的不错,不枉费我这段时间的悉心栽培。@请叫我女王,不要来了,我们二队人满了。】

    【请叫我女王:这煞笔是谁啊,关你屁事。】

    【文渊阁大学士:@王妃,脑力加成的是我们学士,啧,元始天尊纯粹是战斗天赋强,帖子说的没错,他这样的人物,确实不是几串数据就能评估,我要修改对元始天尊的评价,不过,不是我泼冷水,按照他目前表现出的战力、道具,要进前五有点难,前三基本没指望,欢迎打脸。】

    【请叫我女王:又一个煞笔!我先标记一下,回头现实里打你脸去。】

    果然,装逼是人类对快乐最本质的需求,我以后还要多拍傅青阳的马屁,稳赚不赔张元清沉浸在彩虹屁里,忘记了时间。

    京城,槐树下。

    穿着黑色小裙子的孙淼淼,站在摇椅边,念咒般的喃喃道:

    “我要元始天尊的小婴灵,我要元始天

    ”尊的小婴灵,我要元始天尊的小婴灵.

    她从傍晚一直念到深夜。

    离开会场后,孙淼淼脑海里不停浮现小婴灵的模样,那圆润的小身板,光溜溜的太可爱了,那乌溜溜的眼睛,没有丝毫怨灵的憎恶和邪恶,纯真的如同宝石。

    那稀疏的胎毛恰是它最美年华的象征。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幼小的婴灵,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萌物。

    孙淼淼尖叫道:“啊啊啊,我不管,我就要他,没有他我今晚睡不着觉了。“

    “没有没有!”孙长老不厌其烦,道:“我还是那句话,打败元始天尊,我就让小红陪你玩。“

    “小红当然也很好,但,但”孙淼淼已经移情别恋了,只是不好当着小红的面说出来,小红是个敏感的小姑娘,会伤心的。

    “但我还是想要元始天尊的小灵仆嘛,你不给我,我就去暗杀元始天尊。”孙淼淼气道。

    “谁会炼制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做灵仆?”孙长老没好气道。

    爷孙俩忽然—愣,齐齐皱眉。

    别墅,灯光暧昧的书房。

    穿着丝绸睡裙的女人,慵懒的侧卧在贵妃榻,裙摆盖到膝处,露出光洁如玉的小腿。

    v字型的领口里,是柔腻的雪白。

    她单手撑着蛙首,眼波又柔又媚,笑道:“我美吗?“

    昏暗的书房响起急促的呼吸声,隐藏在阴影里的人,声音嘶哑的说:“美,美极了。”

    朱蓉笑容愈发娇媚,愈发勾人,轻咬唇瓣︰“想要吗?“

    “要,想要!!”那声音发出短促的叫道。

    朱蓉媚笑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收你做面首,你想怎么要都可以。”

    阴影里的男人追问道:“什么事?”

    朱蓉挑起嘴角:“如果你在擂台塞上遇到元始天尊,替你取来他的血液、发丝、

    指甲、血肉任何一样都可以。“

    阴影里的男人沉默了,十几秒后,他声音恢祯了些许冷静∶

    “你想做什么?元始天尊有a级功勋在身,他和一般的超凡境不一样,以功勋而论的话,大部分执事的地位都不如他。

    “以天赋而论他今天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五行盟高层以后只会更重视他。我劝你不要玩火自焚。“

    朱蓉咯咯笑道:

    “我需要你教我做事?毁掉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比如控制他,调教他,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成为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才!

    “他自己经不住美色诱惑,怪得了谁呢,五行盟高层也挑不出我的错。“

    阴影里的男人说道:“你对付元始天尊,是因为赤月安的事?“

    “不全是”朱蓉敛去笑意,柔媚眼波里闪过复杂之色,有憎恶、畏惧、痴迷,以及难言的情愫,咬着银牙道:

    “我讨厌任何一个年轻的,天赋异禀的夜游神。我要把他们统统都踩在脚下,调教他们,奴役他们,让他们毫无尊严,却又深深爱上我,不可自拔!”

    何其变态阴影里的男人沉默了,过了许久,他遵循心底的欲念,低声道:

    “好!我答应你!“

    深夜,白天睡饱的张元清,精神抖擞的坐在电视机前打游戏。

    他的身边是坐姿乖巧的小逗比,小小的那么一只,张元清转头就能看见他头上稀疏的胎毛。

    已经能驭物的小逗比,目光专注的盯着电视机屏幕,僻里啪啦的操作着手柄,屏幕里的角色大杀四方,杀怪砍瓜切菜。

    小逗比懵懂的眼睛里,闪烁着最本质的愉悦。

    如今他的智商已经相当于两周岁的小孩。

    但其实,小逗比手里的游戏手柄,连

    接线是断开的,真正在玩的是张元清。

    但小逗比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在叱咤风云。

    只是小孩毕竟是小孩。

    打游戏是张元清给他的奖励,小逗比今天立了大功,理当奖励,就像儿子考了一百分,当父亲的就要给予奖赏。

    张元清很享受现在的相处方式,感觉就像养了一个儿子,虽然这个儿子的母亲和他并没有关系。

    当初收留小逗比是正确的选择,他就该拥有第二次生命,体验一下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而不是作为天折的婴儿,在人世间孤独的徘徊几日后,遗憾消散。

    这时,身后的书桌里,传来”滋滋”的电流声。

    魔君的小污片又来了张元清二话不说,丢下手柄,冲向书桌。

    小逗比一愣,看着电视屏幕里,忽然不动的画面,又看了看自己小手里,僻里啪啦按动着的手柄,小脸露出疑惑的表

    情。

    张元清拉开抽屉,握住猫王音箱,进入夜游。

    身形刚隐去,他耳边就回荡起女人的尖叫声,响亮有力的肉体碰撞声。

    一阵低沉的喘息里,魔君独特的嘶哑嗓音冷笑道:”你白天不是说要把杀了我赚功勋吗,不是说宁死不屈吗,我还以为你是个贞洁烈妇,没想到叫声比木妖还好听。

    “朱蓉,你是朱家家主的妹妹对吧。“

    ps:错字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