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老炎 作品

第733章 只手遮天

    姜让赶紧下令紧闭城门,严防守死,决不轻易出战,等着看丁毅和清兵的大战。

    可没一会儿,一股明军哨骑跑到榆林卫城外面,嗖嗖嗖,对着里面射了十几箭,然后转身就走。

    这伙哨骑来去如风,城墙上的人还在犹豫要不要问问是那路明军,人家都走了。

    姜让很快拿到箭上的信,信是严雄发来的,告诉他们建奴三千骑兵被追,只要他们出兵,两面夹击,可把建奴堵死在陕西。

    “去特娘的。”姜瓖和姜瑄兄弟看到纷纷破口大骂。

    丁毅在大同抢他们的银子,夺他们的兵马,两人不帮清兵就算好的了,还想指望他们帮丁毅。

    这时姜让手下一名参将低声道:“丁毅的人射了好几箭进来,很多兵士都知道有这信。”

    “咱们若不出兵,事后他上奏朝廷,恐怕朝廷会怪罪下来。”

    姜让胆子也大,他沉思之后,还是决定紧闭城门,坚决不出。

    没一会儿,他看到远处烽火冲天而起,长乐堡被袭。

    榆林卫的人都站在城墙上,眼巴巴看着远处,心里都不是滋味。

    必竟他们现在能想像到,自己的同镇兄弟们,可能正在鞑子的刀下惨叫。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

    远处前面出现一排骑兵,接着越来越多,黑压压的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

    “鞑子来啦。”有人一声大喊,城墙上差点做鸟兽散,很多人下意识往城下跑。

    姜让兄弟气的半死,姜让更是勃然大怒:“慌什么,都守好自己的位置。”

    “是自己人,是明军,是明军。”马上又有人叫起来。

    大家听到是明军,都一脸不敢相信之色。

    人群慢慢安静下来,终于,好像是明军。

    对面明军越来越近,六千明军人人骑马,一会功夫就来到城下。

    严雄和周光宝带着兵马来到榆林卫城外五百步时停下。

    姜让满脸不痛快,知道这是丁毅的兵马,他不去打建奴,跑我榆林卫几个意思?

    不一会,有明军骑马上前,一直来到城下,对着他们高喊。

    姜让也叫来一个大嗓门,和他对着喊。

    对方责问他为什么不派兵合击建奴,现在建奴已经从长乐堡破关出去了。

    姜让反过来责问,你们为什么把建奴引到我们陕西来,还有,你们大同镇兵马到陕西境内几个意思?

    对方道,我们是追敌过来的,难道遇敌不击吗?还有,我们现在没粮了,你给点粮。

    给个毛,姜让当然一口拒绝,责令大同镇兵马快走。

    姜瓖和姜瑄已经在大同见识了丁毅有多大胆,但是没想到丁毅到了陕西还是这么胆大包天。

    听到姜让不肯开城门,不肯给粮,严雄和周光宝立马兵分两路。

    严雄直趋榆林卫北部的镇北台,周光宝去榆林卫城西边的保宁堡。

    这两座墩堡,护卫榆林卫左右,距离不到五里。

    两个堡城各有三四百兵力,其中能战之兵不到两百。

    周光宝两人学建奴,各派五百兵马把这两墩堡包围,不让他们出来,另五千兵马四周隐藏,准备围点打援。

    姜让这时才知道,丁毅的兵马,居然准备攻他的墩堡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丁毅现在公然攻击同朝官兵,和造反有什么区别?

    他马上派出哨骑,快马加鞭往绥德府报信。

    不料哨骑们很快有人返回,说各大路小路,皆被丁毅兵哨骑封锁,他们试图冲过去,没人能成功。

    周光宝留人围住榆林卫的同时,派出一千步骑四周扫荡,骗堡。

    他们都是明军,附近很多墩堡的人看到他们还以为是友军,一下子被骗了好几个堡,也有堡比较小心,看到有人来就赶紧关堡,见关堡门的,周光宝的兵马也不攻,转身而去,必竟没带攻城利器。

    三月十二日,周光宝亲率一千步骑来到米脂县。

    米脂县是榆林卫附近最近的一个县,人口不多,经历明末这么混乱的时代,当地县府管理其实已经非常混乱,历史上李自成攻破潼关,灭了孙传庭之后,整个陕西几乎没什么抵抗就沦陷,左光先更是直接带着人马从榆林卫投奔李自成。

    此时米脂县都没有官兵,只有县府的衙役,看到有明军进来,自然也不敢拦。

    周光宝长驱进入,找到县令后,以要与建奴征战为借口征粮。

    清兵攻打长乐堡的消息已经传到这边,县令面对甲兵也没办法,可他表示,米脂县也征不到什么粮。

    周光宝道,让缙绅们出来捐粮。

    看着周光宝部下寒光闪闪的刀,米脂县的缙绅们不得不捐了两千石出来。

    周光宝得到粮后,继续包围着榆林卫,也不进攻。

    大概等了十天左右,一波从大同赶紧来的囤兵,带着大车,抛石机,汽油弹来到榆林卫。

    姜瑄是见识过抛石机的厉害,一看到抛石机脸都绿了,赶紧道:“丁毅那投石机非常厉害,装了火油之后,一掷就燃,灭都灭不掉。”

    “大哥,要么现在点齐兵马冲出去,和他们一决死战,要么打开门,看他们想干嘛。”

    姜让闻言脸色微变,这几天他看着周光宝的兵马在外面转来转去,一看就是十分精锐,他手下的兵马虽多,可不一定是周光宝兵马的对手。

    但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凭什么啊?老子也是总兵,你特么算什么东西?不打建奴来打老子?

    姜让又羞又气又害怕。

    关键时候他犹豫不决,反而姜瓖忍不住,他想想在大同的窝囊,厉声道:“和他们拼了,真以为咱们姜家好欺负,咱们这么多兵马,一人一泡尿也灭了他。”

    姜让这榆林总兵在册兵员是五万五千人,马二万二,实际现在大概有二万八千人,马一万三。

    但能称的上精壮的,估计八千左右,至于合格的战马,肯定一半不到。

    他这实力已经算是比大同镇还要好,主要是这几年没打什么大败仗,死伤不多。

    不像大同镇参加了松锦,几次入关等大战,损失惨重。

    现在他三万多兵马分守各处,榆林卫城只有一万出头。

    姜氏三兄弟对比下双方的兵马,大哥姜让觉的难打,姜瓖和姜瑄却支持打一下。

    姜让觉的难打的原因,除了周光宝兵马精锐之后,附近驻守的其他榆林兵马竟然十几天了,没有一兵一卒过来支援。

    而且他们现在所有兵马都集合在城里,周光宝就算不打,再继续围着,这也太耗粮。

    但要打输了,就无路可退。

    “打吧,大哥,他们在组装投石机。”姜瑄这时急道。

    “和他们拼了,大哥,找机会往南走。姜瓖想往南跑。

    两个弟弟都叫打,姜让终于下定决心:“特娘的,咱姜家不是好欺负的。”

    但这榆林城里,还有位大佬在,就是前总兵左光先。

    前面说过,左家老家就是榆林将门,家里有钱又有势。

    他总兵被罢免后,前不久还能拿出两千匹战马给孙传庭,救了儿子一命。

    眼下他儿子还在孙传庭那,他就住在榆林卫城。

    他们家和姜家从小联姻,双方都是当地的军方巨头。

    历史上左光先带人投靠李自成时,手上好几千兵马呢,都是他左家心腹家丁和部将。

    姜让很快找到左光先,请他一起攻打外面的丁毅兵马。

    左光先这家伙总兵被免就是因为胆子小,后来又是胆子小所以赶紧投靠李自成,这家伙一听要打明军,马上眼珠子瞪的老大,这不是造反吗?

    姜让厉声道:“是丁毅造反,派兵围着咱们,咱们再不出手,他们要打进来了。”

    左光先的头摇的和波浪鼓似的,丁毅打咱们是他的错,咱们要再打他,咱们也有错了。

    姜让一看左光先没用,气乎乎的出去了,然后决定,召集兵马,好好教训下丁毅。

    就在他在城中乱哄哄集合兵马的时候,砰,一个汽油弹已经落在榆林城上。

    榆林兵马纷纷怒骂。

    姜让更是勃然大怒:“开门,好好教训丁毅。”

    轰隆,随着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一开,榆林的兵马如潮水般的狂泻而出。

    榆林城除了留下三千人防守,几乎有数千人马冲了出来,打头的是姜家的一千家丁。

    明末能练有一千家丁的相当有实力,这也是姜氏三兄弟的所有资本。

    数千兵马一起冲出来,气势十足。

    城门外,周光宝和严雄的兵马正慢慢汇聚成两团,如同两个紧握的拳头。

    因为他们之前分守两处。

    “准备。”

    骑兵和铳兵纷纷站好位。

    周光宝脸上露出不忍,必竟明军不想打明军。

    但他想想丁毅的话,地上军头们能打的,忠心的都是家丁,家丁很难为我们所用,不如打掉,只有打掉一部,其余的才会屈服。

    “给老子狠狠打。”周光宝一声厉喝。

    砰砰砰,现场铳声连绵响起。

    严雄带了三千铳兵,分两边,一千五铳兵分成五列轮射。

    冲最前面的家丁们纷纷倒地,惨叫,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此时榆林明军的素质比清兵不知差多少,就算是家丁也不例外,突然遭遇如此猛烈的铳击,先锋是瞬息崩溃。

    周光宝和严雄再次看到明军如何不堪,两边各一轮铳击,冲锋的明军死惨伤重,然后有人直接扭头就跑。

    几乎是和清兵对战的翻版,前锋有人掉头,马上大军轰然崩溃。

    榆林镇明军们狼狈逃窜,纷纷扭头,拼了命的往榆林卫城跑。

    “追。”周光宝一看,大手一挥,三千骑兵从后掩上。

    榆林明军跑的更快了。

    此时南城门口的姜让几乎不敢相信。

    他正带着一队家丁,刚在城门外集合,准备冲阵,前面的先锋居然已经败了。

    太快了,丁毅的兵马一轮铳打下来,直接打的他们全军崩溃。

    姜让又惊又怒,扭头看向其他地方,发现四个城门出来的兵马,有两个被丁毅的人马打了回来,另两部还没遇到丁毅兵马,也赶紧往回跑。

    “特娘的,顶住,给老子顶住。”姜让叫都叫不住,败兵们逃命似的往城里逃。

    可后面周光宝追的也急,眼看着明军就要杀过来。

    城头的姜瓖大惊:“快,开炮,开炮。”

    “会打到自己人。”有人叫道。

    “关城门,关城门。”姜瑄又叫。

    “外面都是我们的人啊。”

    两兄弟指挥也是一团乱,实在是败的太快,让他们也惊慌失措。

    城下原本准备冲出去的姜让也赶紧往城里跑。

    周光宝的骑兵并没有追的太靠前,大概也怕被火炮打他,他们三千骑兵就要还是驱赶,驱赶榆林明军入城。

    等榆林明军乱哄哄的挤进城里,关上城门。

    抛石机再次出现。

    嗖,嗖,嗖,一个个汽油弹从四面八方往城里扔。

    严雄先每面扔十个。

    马上对方城墙上,只要被扔中的地方,都无法站人。

    “顶不住啊。”姜瓖跺脚,如果火炮无法打掉抛石机,再让丁毅这么扔,他们早晚都完蛋。

    这么多人聚集在榆林卫城,不饿死也要被烧死。

    于是三月二十四日,周光宝和严雄两人带兵逼降了榆林镇明军。

    这支明军在历史上,最后投降了李自成。

    现在提前被丁毅逼降。

    姜让兄弟被带到严雄面前,姜让怒不可竭:“丁毅想造反吗?公然吞并咱们兵马?当朝廷的诸臣都是瞎子吗?”

    严雄骑在马上道,一脸震惊:“姜总镇如何说起?”

    “明明你们榆林镇被建奴伊尔登带兵攻破,若不是我们大同兵马来救,三位姜将军早就尸首异处,你不谢我们?还要弹劾丁总兵吗?”

    姜让兄弟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的?

    但转念想想,现在这里,还不是严雄说了算,他说榆林镇被建奴攻破,那就是被建奴攻破。

    必竟之前建奴还打破了长乐堡,这是连米脂县县令都知道的事。

    “你们,你们---丁毅----无法无天---”姜让又气又怕。

    姜瓖赶紧拉住大哥:“严将军,你们胜了,咱们认了,你要什么,都拿去吧。”

    他现在只想留条小命就算不错。

    严雄哈哈一笑:“姜副将你放心,伯爷只要你们的兵马和银子。”只要你们知趣,小命是会留着的。

    说完转身而去。

    姜让忿忿不平,还要骂骂咧咧,但姜瓖劝道:“大哥勿冲动。”

    “榆林镇被破,咱们可以死在乱军中,也能活下来。”

    兄弟三人闻言,面面相觑,下一刻,忍不住要抱头痛哭,姜家几代经营,全完蛋了。

    三月二十五日,严雄联合左光先、米脂县令,向朝廷奏报。

    三月中旬,满清伊尔登部两万精兵,从山西窜至陕西,先破长乐堡,再破榆林镇。

    丁毅大同兵马紧追而至,与榆林镇官兵内外夹击,击退建奴。

    姜氏兄弟三人和左光先,俱身负重伤。

    左光先和姜氏三兄弟当时看到这塘报,也是相当无语。

    严雄说他们俱身受重伤,他们要是听话,以后可以是伤势全愈。

    他们要是不听话,以后可以是伤重而亡。

    丁毅只手遮天,玩弄朝廷于股掌间,实在是让他们又气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