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齐天尘

    “师父教过我一部分八卦心门用于参悟,借助天地自然之力轻微的调理身体,但因为心脉原因,一直没能真正练成。”

    叶若依有些犹豫,毕竟那是师父齐天尘武学,她没资格外传。

    “你能还原出万道心门?”

    司空长风惊,他听闺女和唐莲说过两百年前四大世家事情,而且也从姬若风那里隐隐得到证实,对于那个时代的四大绝学之一自然很好奇。

    “什么还原,我手中就有万道心门!”

    面色一肃,田昊认真的纠正道。

    他田某人手中就有原版的万道心门,何须去借助残篇完善?

    再敢乱说话,小心告你毁谤!

    “叶丫头,赶快说给他听,得一门比八卦心门更强的万道心门不亏,齐天尘那老家伙也肯定得乐死不可。”

    没理会某人那侮辱智商的话语,见叶若依还在犹豫迟疑,司空长风催促道。

    虽然八卦心门是黄龙山的一大至高绝学,但相比起万道心门来肯定还差了不少,那可是真正的仙人武学啊!

    “谁?”

    就在这时,田昊猛然扭头,显化出佛陀异象一手抓出,将一道虚影从虚空中提溜了出来。

    “师父!”

    看到那突然出现的身影,叶若依大惊。

    那正是自家师父,钦天监的监正齐天尘。

    “老头,偷听偷窥是犯法的!”

    操控佛陀异象将齐天尘的神魂提溜到面前,田昊神情不善。

    先前那一会儿他就感觉到不对劲,直到让叶若依道出八卦心门的时候,方才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波动,然后将这老家伙揪了出来。

    “我……”

    齐天尘神魂正想开口,但田昊却懒得听,操控佛陀异象将其神魂一把捏碎。

    同时趁机用他心通读取神魂记忆,其中便有其所修炼八卦心门和黄龙山的诸多绝学,以及修炼的心得体会。

    “师父!”

    师父的身影被捏碎,叶若依大急,自家师父该不会被这位前辈给杀了吧!

    “放心,那老家伙死不了,最多回去躺上个一年半载的。”

    一边参悟用他心通获得的诸多绝学,田昊一边随口安慰了句。

    “神魂遨游万里,难不成齐天尘成就神游玄境了?”

    司空长风惊了,这明显是神游玄境的能力啊!

    “蛋个神游,就他那心境,这辈子都没可能成就神游,最多是半步罢了,那是他这辈子的极限。”

    嗤笑一声,田昊不认为齐天尘能够成就神游,主要是心不顺了。

    国师那个位子可没那么好做,需要经历很多的黑暗,哪怕齐天尘明哲保身,基本不理会事情,但依旧为萧氏皇族做了很多违背心愿的事情。

    心不顺,心境自然无法圆满,就更别谈步入神游玄境了。

    这也是道门高深为何都隐世修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想被红尘侵染心境,拖累修行。

    “好像是比大师兄的感觉差点,应该借助了外力。”

    反应过来,司空长风与大师兄的神魂对比后,也看出了不对劲。

    “若依下去后就默写八卦心门,希望前辈能原谅我师父此次过失。”

    叶若依赶忙表态,从刚刚那一下就能看出这位是比自家师父强的存在,真要惹恼了这位,自家师父铁定遭殃,甚至已经遭殃了。

    “不用了,刚刚你师父诚心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已经将八卦心门告知于我。”

    田昊一本正经的忽悠着,表示那是齐天尘自愿给的,他可没有强迫。

    不过那老家伙真是自寻死路,一个半吊子状态的神魂也敢出来溜达。

    如果是完整版的神游神魂,他铁定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甚至转身跑路,可一个半吊子的就算了。

    自己的异象正好能克制住那玩意,尤其是已经借助西域佛国无数僧侣佛学神韵强化的佛陀异象,这才将之一把捏碎。

    但也只是捏碎,而无法摧毁,在瞬息之间那老家伙就溜回去了,想抓都抓不到。

    只是这侮辱智商的话语听得洛青阳等人一脑门的黑线,人家齐天尘身为道家大佬,会向你一个佛门中人低头?

    还将自家的传承贡献出来,骗鬼呢?

    “丫头,拜我为师吧!”

    略微参悟过黄龙山传承的八卦心门后,田昊笑眯眯的看向叶若依。

    刚刚从齐天尘的神魂中获得很多记忆片段,其中有一点正是那老家伙之所以会收叶若依为徒的原因。

    这丫头似乎有点叶氏家族的血脉,與八卦心門最爲契合,如果没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拖累,其成就绝不会比萧瑟低。

    而萧瑟便是传说中的天生武脉,无心同样是天生武脉,正因为如此,两人的修炼速度才会进境的那般神速。

    叶若依也同样是天生武脉,看样子天生武脉应该就是四大世家的传承体质了,也是修煉各自传承的根基。

    这等优质的实验素材,他也不想错过。

    “等等,天外天的虚念功需要天生武脉才能修炼,难不成那也是四大世家的一种特殊传承?”

    想着想着,田昊不由联想到了中年歌行中的虚念功,那玩意只有天生武脉才能练成,想必也是一种四大世家的秘传绝学。

    “多谢前辈抬爱,晚辈并没有改换门庭的想法。”

    叶若依委婉的拒绝,她感觉这位可能不是什么好人,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

    只不过田昊接下来的话语让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也更加确定心中猜测。

    这的确不是个好人!

    “偷窥是不对的,应该重重的惩罚,我现在就神游过去将那老家伙给宰了!”

    神色一转,变得无比凶恶,那老头太不是东西了,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玩偷窥。

    严惩,必须得严惩!

    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若依拜见师父!”

    心生无奈,叶若依只能向某个大恶人行拜师之礼。

    “嗯!”

    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田昊就喜欢这种聪明的炮灰弟子。

    这一幕看的慕雨墨等人面露鄙夷,你这么大一个人,好意思威逼人家一个姑娘吗?

    就这还在世佛陀呢!

    呸!无耻!

    与此同时,远在天启城钦天监的齐天尘正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白眼上翻,鼻血横流,好不凄惨。

    神魂虽然没有被灭,但被捏碎一遍也很不好受,更别说还被田昊强行用了一遍他心通,就更不好受了。

    跟着遭殃的还有周围的几名老道士,他们以阵法相助齐天尘神游万里,齐天尘遭殃,他们自然也会遭受到反噬。

    好在他们只是偷窥偷听的从犯,遭受的反噬要比作为主犯的齐天尘轻许多。

    虽然同样浑身抽搐,白眼上翻,口吐白沫,但却并未鼻血横流。

    ——————

    (叶啸鹰:感觉我家的小白菜好像要被猪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