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远方的思念 作品

心劫?……情劫!

    季强的灵魂已经清楚了感受到那种力量的气息,气息虽微小但内在磅礴,带着无法低估的力量。

    踏进一步,入坠深渊。

    整个人开始往下坠落,坠入无底的深渊,但时间不长,不到十息,便落到底处。

    抬目望去,季强的灵魂发现,自己竟站在一片平静的海面之上。

    脚底是一小块平地,四目茫茫,周围的大海则无边无际。

    除了自己,空无一人,除了海水,也没有任何东西。

    将要面对是什么呢,季强的灵魂不知道……

    很快,他就感觉到了。

    远处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声声入耳。

    “六度为禅,先天之先唯此是,法身练就色全身……”

    “点符之道,化天地为己用……”

    “天地为炉,炼万物生……”

    “至妙若有若无,大渊乍沉乍浮……”

    季强灵魂的神色一滞,这些词语他都很熟悉,皆是来自他修炼过的各种法诀道典,符道器道无一不有。

    还在猜想是怎么回事,面前的景象变的难以置信。

    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一声声语句化作了一个个可见的金色符文,如雪片般坠入海中。

    随着符文坠下,平静的海面变的不再平静,浪潮瞬间汹涌起来,一波一波,朝着季强的灵魂不断逼近。

    感觉到了周围的压力,季强的灵魂神色凝然,他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道巨浪掀起,携风带势,狠狠的砸在他身上。

    巨浪所至,季强的灵魂猛地一沉,那巨大的冲击力像是冲破了身体,直达内心深处。

    任何防御手段都没有起一点作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刺骨疼痛,从内心而生。

    散发到灵魂的每一个角落,使他的灵魂几乎溃散。

    这攻击,显然不是一般的元力,甚至也不是道之力等等,如果笼统的形容的话,那就是“劫之力”。

    世间万千大道,衍生出了万千恐怖的劫,一道一世界,道为起点,劫为终。

    必须度过劫的终点,才能了解道的全部。

    相辅相成,相互衍生……

    此季强的灵魂完全明白过来了,他遇到的是怎样一场危机。

    要想掌握全部的道,就得经历全部的劫。

    这个问题可就有点大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一道巨浪劈头盖脸的落在身上。

    那力量锋利如斯,仿佛从头到脚连着心都被砍了一刀,全部碎成两半。

    一时忍不住疼痛,季强的灵魂身形一抖,险些掉入海中。

    “杀劫,恐怖的杀劫竟有这样大的威力,真是难以置信……”

    季强的灵魂缓缓稳住身形。

    心中有些担忧,但是有一些惊喜,这巨浪中蕴含的杀劫给他造成很大的伤害。

    但同时,也让他对杀戮之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杀戮之道,似乎有一点点清晰了。

    如果他能够承受的足够多,就可能感悟到许多平时感觉不到的道理。

    如果每一种道都能得到一些进展,对自身的道就是相当大的好处了。

    只是,季强的灵魂虽然明白这点,但那伤害也绝非寻常,毕竟是劫之力。

    他暗暗想着,“还是要化解,不然这么多巨浪___过来,迟早会受不了的。”

    “巨浪虽是虚幻的,但里面的劫之力却是真实存在的,直接拷问本心,影响心神。”

    找出办法不难,对于他来说也只有唯一的一个方法。

    那方法,便是用季强的道去兼容其他的道,找出共同点,从而减小伤害。

    这是一场危机,更是一场考验,对季强一直努力修炼的考验。

    一道道巨浪打来,每一道都把季强打的东倒西歪,看样子每次都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但他始终都能平稳下来。

    不管什么样的劫之力,都不能改变他的本心,影响到他的道。

    相反的不断从各种劫之力中汲取所取,用来扩充壮大自己的道。

    风浪越来越大,季强的灵魂神色坚毅,稳如磐石。

    也不知过了多久,脸上的坚毅渐渐的变成了淡然,季强的灵魂心中则是一阵满足。

    一种种的劫之力冲击,就好像面对着无数个不同的得道高人,这是在外界根本不可能得到的。

    在承受每一种力量伤害的时候,也得到不同的感悟。

    他自己的道,渐有融会贯通之意,这感觉,异乎寻常的舒适。

    但说起来,他能在短时间做到这一点,和之前季强无数次舍命的拼杀有很大关系。

    在这顷刻之间,他却经历了几千几万个轮回,恍惚之间却又像是度过了千万年的时间。

    每一个轮回都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他在里面有着不同的身份。

    在不同的身份里,他得到了不同感悟和不同的道。

    对于各种道的理解已经相当深刻,此时经各种劫之力的攻击,却是验证了那些理解并深入感悟的时候。

    万物皆可得道,他独有的道,在一次次的经历中更加圆满。

    声音渐小,符纹渐无,巨浪开始失去力量,海水渐渐平缓下来。

    “是要结束了吗?”

    季强的灵魂缓缓地飘荡着,看着平静如初的海面,似有所思。

    但显然还没有,再也有声音飘来,每听到一句,季强的灵魂便神色一震。

    “强哥,我好担心你……”

    “大哥,你去哪里了,快回来吧……”

    “徒儿,为师想你了……”

    “大哥,你和烛龙还有萧远给我把仇报了吗?那该死的黑暗巫师……”

    这些声音或温柔,或愉快,或哀怨,或怒气冲天,全都是来自和季强有紧密关联的人。

    只是有的人还在, 有的人已经死了,听到熟悉的声音,许多藏在心底的记忆突然一下子涌了出来,让一向沉静的季强都禁不住的一时失色。

    那些声音和之前的声音一样,化作种种符纹,坠入海中。

    只见那符纹不只是金色,有白色,有绿色,有黑色……更有猩红的血色。

    “啪!“

    海水之中,陡然出现在一道青色的水箭,锋锐如枪,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季强灵魂的面前。

    季强的灵魂刚要伸手去阻拦,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来自师父的。

    “徒儿,为师死的好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