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狗蛋 作品

第九十五章 木娃娃和小男孩

    韩玥生气了。

    她瞪着李维,往前迈出一步,用力甩了一下身上那些花里胡哨的布,甚至一条白花花的大腿都露了出来。

    “你收一块钱?”

    “你居然收一块钱?”

    “你问每个病人,收一块钱?”

    她每说一句,就往前走一步,到最后, 几乎贴到他身上,她很是生气地看着李维。

    “你是不是瞧不起奴家?”

    “……?”李维愣了一下,“所以,你不是嫌我收费高,你是……嫌我收费低?”

    “当然!我们可是堂堂辉月商会!奴家是全大陆最富有的月蟾先生!你只收奴家一块钱?”她更生气了,“你居然瞧不起奴家?”

    “呃……你不是商人吗?”

    “听着,小冤家。”韩玥用手指戳了戳李维的胸口,脸几乎贴到他的脸上,她的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圈,声音再次慵懒起来,“奴家做生意,从来都是只选最贵,品质最好的。钱,是赚来的。穷,才是省出来的。”

    “明白了……那我按照正常问诊收费吧。”

    “这才像话嘛。”

    “可是,我正常问诊是专家费,比一般的治疗费要贵。”

    “奴家就喜欢贵的。”

    “贵了很多。”

    “说嘛~奴家受得了~”

    “治疗一个人,十块。”

    “……?”

    最后,还是在韩玥拿刀威胁的情况下,李维终于同意,换了一种合作模式——李维给她当医疗指导,收了她笔数额惊人的学费。

    她这才放心下来,相信李维会用心竭力,帮她治好这些可怜人。

    之后是诊断环节。

    李维需要挨个到每个病房里,观察他们具体的感染情况,并且为他们制定具体的手术方案——

    这些都是普通人, 身体素质相对要差,而且感染时间太久,许多人的感染组织,已经成为了新的身体组成部分。

    一个不小心,恐怕是会死人的。

    这一“查房”,就查到了晚上。

    李维终于走到了最后一个房间门口,他注意到,这个房间,不是之前那种有点像牢房的隔间,而是一个有墙有门的,独立的小房间。

    韩玥犹豫一下,提醒道:“小医生,最后这个病人,你要小心点。”

    “怎么,他很危险吗?”

    “不,他一点也不危险,但是,也请你小心点……”韩玥替他推开了门。

    一看房间里, 李维愣了一下。

    房间中间的地上,摆了很多玩具, 玩具中间,坐着一个小男孩。

    他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了,肿胀的身体上密布着可怖的疙瘩,有些疙瘩炸开,流出带着恶臭的脓液。

    只有少半张脸依然白皙,露在外面的眼睛,清澈、明亮,乌黑中带着一点点蓝色。

    李维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韩玥一眼。

    韩玥明白李维的意思,她摇摇头,眼里带着复杂难言的情绪:“奴家再怎么说,也不会让一个孩子进荒原啊……这孩子,是商队的人,在荒原上救的流民一家,只不过他的父母……”

    她的话没有说下去,但李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他不再多言,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下,看着对方。

    哪知道小男孩后退了一步,冲着李维摇摇头。

    李维以为他害怕,冲着小男孩笑了笑:“小朋友,不用害怕,我是……”

    小男孩又摇头,开口了。

    他低着头,语气听上去,像是泥浆在翻滚:“哥哥,我不是害怕你。是我身上脏,我怕弄脏你的衣服。”

    “而且,我这个样子很危险,碰到我的人,很容易受伤的。”

    李维心被揪了一下,他吸了口气,控制住情绪,冲着小男孩说道:“小弟弟,哥哥是医生。”

    然而无论怎么说,小男孩就是不肯让李维触碰。

    好说歹说半天,他只是同意,保持着距离,配合李维的检查。

    好在李维对感染组织已经很有经验,又有先前成年病人的样本在先,基本上也掌握了一定的情况。

    他在本子上写下问诊记录,起身对韩玥点点头,两人往出走。到门口的时候,小男孩吃力地弯腰,从玩具堆里拿起一个木制小车,追上李维递给他:“哥哥,谢谢你。”

    李维接过木制小车,心里的情绪有些复杂,他冲着小男孩笑了笑:“小弟弟,你稍等一会儿,哥哥也有个玩具送你。”

    之后,关门,和韩玥一起走了出去。

    门关上后,小男孩在屋子里,看着紧闭的房门,犹豫了几秒后,他对着空气,抬起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抱抱我吧。”

    ……

    和韩玥走出房间后,李维压低声音问她:“不管是什么东西,随便帮我找一件儿玩具!”

    韩玥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意外李维的反应,她指指收容所外面的空地:“那儿有几辆车,车上是过几天给邪月节准备的庆典用品,应该有你想要的东西。”

    没等他说完,李维就跑了出去。

    他在空地上看到几辆货车,车里全都放着各种庆典用品,包括邪月节长袍和面具。

    李维在其中一辆车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邪月节娃娃——它的样式十分简陋,木制的娃娃身子,直愣愣的胳膊腿,但脸上,戴着一个小小的邪月节面具。

    椭圆形,只有眼睛,没有鼻子嘴的那种。

    李维看着这个娃娃,想到了些什么。

    他抓着娃娃回到房间,蹲在小男孩面前,当着他的面,给娃娃画上了鼻子和嘴。

    那笑容歪歪扭扭的,有点像是嘲讽的笑容。

    “小弟弟,这个娃娃,哥哥送给你……可惜没画好看。”

    但小男孩很喜欢这个娃娃,抓在手里爱不释手。

    从收容所里走出来后,李维对韩玥很认真地说:“我一定帮你治好他们。”

    韩玥深深地弯下腰,对着李维鞠了个躬,这次她的语气也真诚了许多:“小医生,谢谢你。”

    ……

    之后几天,韩玥一直在做这场治疗的准备工作,而李维在等待的同时,一边继续在警视厅解剖尸体,同时一直在调查“圣火石碗”的下落。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五天后,李维终于再次接到了韩玥的电话。

    “小冤家~”韩玥在电话里的声音,又变得慵懒了起来,“奴家想你了哦~”

    “玥姐,有事儿说事儿……”李维手一哆嗦,咔嚓一剪子,差点把面前的感染器官剪坏。

    “切,奴家找你,难道就不能谈谈感情吗?有两件事要告诉你。”

    “……玥姐请说。”

    “第一件事,我已经把南城外的城卫军驻地买下来了,再有三天,他们就会全部搬走,你的治疗随时可以开始。”

    “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韩玥顿了顿,又说道,“我的人,帮你打听到,圣火石碗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