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牛 作品

25 不识好歹

    “王一凡可从来没有带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回家!”

    张阿姨嘟囔了一句,声音却大到每个人都听得见。

    “真的吗?”

    金铃终于走进了屋子里,开始凑趣。

    “他这模样,有哪个女的愿意跟他受苦?”

    张阿姨意有所指,却会错了金铃与王一凡之间的关系。

    只是,王一凡并未理会,金铃也是笑眯眯的,不为所动。

    张阿姨讨了个没趣,眼瞅着王一凡是铁了心不续租了,便跟那年轻男女说道:“算了算了,我也不计较这租金了,你们今天要是能定下,就按3000来,怎么样?”

    金铃撞了撞他的肩膀,“东西我放哪儿?”

    虽说礼品不重,但提溜久了,手还是很酸的。

    这王一凡,一点也不绅士,客人的礼物,也不知道搭把手接过去。

    王一凡冲着窗户下的空处努了努嘴。

    金铃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乖乖地把几个盒子都给放下了。

    年轻男女凑在一起轻声商量了一小会儿,仍旧是摇了摇头。

    “张阿姨,要不,您再便宜点?”

    年轻女孩说道。

    “3000,不能再低了,总之你们要是现在能定那最好,不能定,明天我就换其他人,他们那儿我可都说的是3500,要不是看你们小两口儿不容易,我才不同意这价!”

    年轻男女又开始商量。

    金铃已经开始在王一凡的出租屋里逛来逛去了,一点都没有客人的自觉。

    王一凡抱着双手,冷眼等这三人,也表明他的态度。

    “要不还是算了吧,随随便便都能进来,我们租这儿没有隐私的!”

    “哎,你们别听这臭小子瞎讲啊,我要是没有事情,我是不会随便过来的!”张阿姨当即否认。

    “那我得问问您,我这门锁上个月才新换的,您哪来的钥匙?”

    这个问题,或者说是这种愤怒,王一凡从进门开始一直都憋着,他并不想与张阿姨起争执,毕竟有金铃,又有这年轻男女,吵起来,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张阿姨一下子有点尴尬,但很快又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的房子,我有钥匙,怎么了?谁知道你这小子会不会趁着搬走的功夫给我搞点小破坏?”

    “既然您这样说,那我无话可说!”

    “走吧,走吧!”

    年轻开始女人催着男人离,如果只是王一帆那么一说,他们可能会认为是前租客的一种诋毁,但张阿姨分明也不否认。

    于他们而言,这样租来的房子没有丝毫隐私可言,便是再便宜也不要。

    “哎,你们别走啊!”

    张阿姨拦人,年轻男女却走得很坚决,当然,男人临出门前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金铃一眼。

    她一路跟了下去。

    王一凡将门关上,还从里面给锁上了。

    他是真烦了这张阿姨。

    只是他这个动作,把正在很随意地看来看去的金铃给吓了一跳。

    王一凡也意识到不妥,解释了一句,“房东私配钥匙,都被烦死了!”

    金铃笑了笑,倒也不觉得自己的救命恩人会有什么非分的举动,接了一句,道:“租房子,的确要看一看房东是什么样人!”

    “我是忍无可忍!”

    接下去那句,王一凡并没有说。

    都是穷给闹的。

    “你不是沪市人啊?”金铃又问。

    “不是,不过也就隔壁浙省的!”

    砰砰砰!

    “王一凡,你个小王八蛋,快点开门!”

    张阿姨很快折返回来,疯狂地拍打着门,倒是一点不担心门被她拍坏了。

    “不好意思啊,张阿姨,私人领地,请勿侵扰!”

    “她有钥匙的!”

    金铃轻声说道。

    果然,很快,门锁处就传来钥匙旋转的声音。

    王一凡一手抓住那旋转的门锁,硬是用力气让张阿姨的钥匙难以动弹,金铃看得不由哑然失笑。

    “王一凡,你开不开门?你想在屋子里做什么勾当?信不信我把街坊四邻都喊过来看看?”

    跟这种蛮不讲理的妇女作斗争,王一凡哪里是对手,一听这话,赶忙松开了手。

    她是绝对说得出来,也做得出来的。

    金铃没想到自己被殃及池鱼,俏脸都直接黑了。

    张阿姨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斜睨着王一凡,“王一凡,你故意的吧?”

    “张阿姨,您真听我一句劝,改改您这些毛病,要不然,以后的租客都会像我一样!”

    “你懂个什么?我往外租了那么多年的房子,这地段,还怕没人租,也就你个穷鬼,没钱还那么多要求!”

    “算了,我不跟你吵,反正我不续租了,您爱租给谁租给谁,我也管不着!”

    “那你今天掺和个什么劲儿,要不是你说那几句话,小秦和小吕会不租我的房子,告诉你,王一凡,要是我接下去没有租客,你得赔钱给我!”

    “您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您要是今天带人来看房子,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能和你们碰到?再说了,您配了钥匙,您跟我打招呼了吗?您自己扪心问问,要是我拿您家的钥匙去开您家的门,您能拿擀面杖把我抽出来!”

    “我不管啊,王一凡,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赔偿我的损失,要么你今天立刻就从这里卷铺盖滚蛋!”

    道理讲不过,张阿姨就开始撒泼。

    “张阿姨,您也没必要把事情都赖在我身上,凡事都讲究个法度,咱们按着合同来,我也不会故意拖时日,您真要计较,那咱们就计较,大不了闹大了,走法律程序,让大伙儿都来评评理,名声臭了,房子不好往外租,你到时候别又怨我!”

    这句话,总算是打到了张阿姨的七寸。

    她狐疑地看着王一凡,好似第一次认识这个租客,觉着他一定不会跟他闹,他性子里是软的。

    只是,今天的王一凡,一直都表现的很淡然,与往日里,她所熟悉的全然不同,但同样,正是这种淡然,这种轻描淡写的说话,让张阿姨觉着他偏偏不像是开玩笑。

    “你,你反正在20号前搬走就是,要是敢晚一天,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张阿姨恶狠狠地威胁着,那张脸都变得扭曲。

    “放心!”

    “你跑哪里去租这么好的房子!不识好歹的小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