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坦克科比 作品

第271章 圈养起来的工具

    再次拨打任然的电话,得到的已经是关机的语音提示,人工智能在电话里反复念及的时候,我心里先是一阵沉闷,随即又变得恍惚,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为了生活而忍辱负重的任然,我第一次对她的选择产生了质疑,这优越的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否则没有必要拖沓到现在,也没有和林胜恩离婚;她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她想利用林胜恩的资源,做出一番属于她自己的事业,待事业有成之后,她才会真正考虑离婚的事宜,而离婚之后,她也不想继续留在青岛了,她要带着她的父母举家移民到国外。

    仔细想想,她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颇有一种置死地而后生的味道,可她终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导致隐隐已经有了一种快要驾驭不住局面的乏力感。

    林胜恩可是本地不折不扣的商业大佬,在和任然过招的时候,他不会感觉不到任然的动机,大概这才是他们之间爆发矛盾的真正导火索。

    这只是我的猜测,真要弄清楚实情,还得在找到任然之后,于是,我又平复了心情,回忆起自己和任然相处的经历,以此判断此刻她最有可能会去的地方。

    ……

    巴小光那边问了其他工友,也没有任然的下落;不得已,我只能开着车,沿着漫长的海岸线开始寻找着,也许她会在海边的某个酒吧里,也或者她正安静地坐在某个人迹罕至的沙滩上,总之,一定是一个能听到潮水声的地方,因为她和我说过,潮水声和音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治愈。

    我从下午的五点找到了五点半,天色渐渐变得昏暗,也出现了一个很奇异的景观,我同时看到了月亮和夕阳,它们被车轮下的环海公路分割在了两边,仿佛都咬住夜色的边缘,各自寂寞,各自散发着冷清的光辉,与之相辉映的是刚刚亮起的路灯,灯光铺陈在路面上,像是把孤寂具象化了,于是快速转动的车轮,压死了无数的寂寞,却又像烧不尽的野草一样,车轮一过,便又疯狂地生长着……

    ……

    环海公路的尽头,我终于看到了任然那辆曾经被我开过很多次的保时捷卡宴,她就坐在一片不知名的沙滩上,成了孤独的化身,比月光和海水更清冷。琇書蛧

    我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坐在车上看了片刻,我试图去感受她的心情,每当我觉得自己快要触及的时候,她脚下的海浪就仿佛变成了一头巨兽,瞬间便吞没了我的情

    绪;所以,人和人之间真的没有办法百分百感同身受,即便我和任然也不行。

    海浪声掩盖了我的脚步声,以至于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并没有任何察觉。

    “然姐。”

    任然转头看着我,而我也终于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了她的样子,巴小光没有说谎,她真的被打了,她的嘴角有一个裂口,此时已经结痂,而裂口旁边那一块皮肤,则是青紫色,这和面部其他地方的白皙水嫩比起来,显得极其违和。

    我心里愤怒至极,但却没有让自己暴躁,我在任然的身边坐了下来,低声说道:“我记忆中的你,从来没有在吃饭这件事情上拒绝过我,何况我好不容易回一次青岛……所以,我给小光打了电话,他说,你上午去过工地,林胜恩也去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你一个耳光……你俩都是体面的人,就算有冲突,也不至于在这样的场合爆发,所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问了。”

    任然显得很抗拒,也很屈辱。

    “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我就去找林胜恩,他不能白白把你给打了。”

    说完,我便准备起身,任然死死拉住我,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真的会去,然姐……很久之前,你就和我说过,我们亲如姐弟,现在我的姐姐被人用这种方式侮辱了,我连这其中的对错都不知道,我这弟弟是不是做的也太徒有其名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开口,只是想想,我就已经觉得够耻辱了。”

    “那你先回答我,到底是你的错,还是他的错?”

    一阵死一般的沉默之后,任然终于开口回道:“除了利用他的资源,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他还真是欠揍!”

    我克制着心里的怒火,冷冷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一直忍着没有落下的眼泪,就这么从任然的脸上滑落,我心里难受至极,我知道任然想要的绝对不是让我现在去暴揍林胜恩一顿,她只想要一个一生无忧的保障,然后彻底离开林胜恩。

    我给不了她,至少现在给不了,这让我显得很弱小,我就这么看着任然。

    潮水离我们越来越近,已经打湿了我和任然的裤脚,并带来一阵彻骨的寒意。

    “韩潮,我之所以避开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的脾气,我不想你和林胜恩发生冲突,他不值得你这么做,我也不值得,我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夫妻关系,彼此都已经没有了

    尊重……”

    “可是你自己和我说过,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你不能只用这句话来要求我,你也要做到……”

    任然茫然地看着翻滚的海浪,很久之后才开口对我说道:“是,我们之间不该有秘密……希望你听了之后,依然能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不要对人性感到绝望,因为我的人生不能代表全部……”

    我很久没有见任然抽过烟了,但这一刻,她跟我要了一支烟,点上之后,却又忘记了去吸,她就将烟夹在两指之间,烟草的味道混合着海水的味道,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无法真正平静下来。

    烟已经随风燃掉了一半,任然这才开了口:“林胜恩有一个朋友,现在已经位高权重,是林胜恩最大的靠山……我和他这个朋友一起吃过几次饭,也加了微信,没过多久,他就在微信上明确告诉我,他很喜欢我……我很震惊,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林胜恩,我不希望他身边有这种品行不端的朋友,我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他不能连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都不懂……可林胜恩竟然让我别想太多,说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就算只是欣赏,我也接受不了,所以我删掉了那个人的联系方式……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有一天林胜恩又带着我去了那个人的饭局……并给他创造了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他也借着这个机会正式和我表白了,他要我做他的女人……”

    说到这里,任然一阵惨笑,她终于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他向我扑了过来,借着酒劲,越来越过分,我在挣脱的时候,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也就是这个耳光,打掉了林胜恩一个价值十多个亿的项目……林胜恩给我的这个耳光,就是为了这个项目……”

    说到这里,任然转头看着我,然后又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过,商人重利轻别离,何况林胜恩还是一个草根出生,如果他不够狠,不够无情,他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我只因为一件事情难过,我以为林胜恩这么多年,对我有求必应,从来不在金钱上限制我,是因为爱情……实际上,爱情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而我只是他的一个工具……他今天之所以这么气急败坏,只是因为他花了这么多钱圈养起来的工具,却不肯听他的话……他要我去和那个人道歉,我做不到,就算是让我死,我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