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听雨 作品

309.白色的世界3

    我跟静蕾说让她回去休息,这里有前辈和谢娜娜守着,再说我已经醒了,也不用那么多人都在这里。

    静蕾公司还有一大摊子事,我躺了三天三夜,她寸步未离。

    静蕾有点不舍,我挥挥手,让她走,几天几夜没睡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估计是医生刚才的话吓到她了,好像我的病会随时复发似的,她担心自己离开我会出什么状况。

    刚才医生还给我们看了脑ct,下丘脑有一块阴影,医生说是出血后留下的,前几天昏迷就是还有血液存留,好在吸收的快,没有新的血液渗出来,才得以苏醒。

    这时前辈进来,跟我说文四强他们回来了,我说让他带周莹莹到我这里来。

    前辈面有难色,毕竟现在周莹莹有和辉哥在一起的嫌疑,万一他们通了气,我的行踪就等于暴露了。

    我说我这不是好了吗,毕竟不是在昏迷中,她知道了通气也没关系,大不了我换个地方,去通知她吧。

    前辈出去给文四强打电话,让他和周莹莹一起到医院来。

    娜娜给我削了一个苹果,切成小方块,拿一个牙签扎了喂给我吃。

    我让护士把床给我摇起来,半坐在病床上,我跟娜娜说,等会儿周莹莹来了让她在外边待会儿,我要单独跟她聊聊。

    娜娜有些担心,我说没事,我们是同学,也共过事,她不会把我怎么样。

    其实她不知道,周莹莹外号女魔头,是害我父亲的主犯,还曾经替大癞子撑腰收拾过我,是我的头号敌人。

    现在我的身体还处在恢复期,如果周莹莹有什么歹心,我俩单独在一起,根本应付不了。

    可是,我想问周莹莹的事,有人在场的确不方便。

    说话间文四强进来,他说周莹莹到了。

    我让他先带娜娜出去,让周莹莹进来。

    文四强:“这样可以吗?”

    显然他也担心我。

    我说:“你们出去吧,有事我会按呼叫器,你们听到再进来不迟。”

    我的病房隔壁就是护士站,呼叫器的声音在门外就能听到。

    文四强只好和娜娜一起出去。

    周莹莹一身粉色连衣裙,轻轻的走到我跟前。

    抛开周莹莹女魔头的身份不说,其实她算的上个漂亮女生,个头,身材,脸蛋在女生堆里称得上上乘,只是为人恶毒,戴上了女魔头的头衔,让人忽略了她的美貌。

    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褪去了做老大时的霸气,回归了女生的本真,现在看她,更像一个乖巧的邻家女孩。

    看到她,竟然让我想起了王欣。

    也不知道王欣现在怎么样了,我这么忙碌着,竟然都快把她忘了。

    周莹莹:“你还好吗?”

    我说:“还好,就是头上挨了一下,得休息几天,我叫你来是想知道点辉哥的情况。”

    我也不绕圈子,直接问她。

    周莹莹:“我们已经不联系了。”

    “他走了之后一直没联系?”

    周莹莹:“那倒也不是,他刚走的时候联系过,让我躲起来,他安顿好会过来接我,后来就一直没有电话,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你可以主动跟他联系吗?”

    周莹莹:“他不让我主动打电话给他,因为这边情况不明,他怕我被人控制,电话会暴露行踪。”

    “那特殊情况呢?”

    周莹莹:“如果非联系不可,我可以找一个叫火哥的人,这个人在瑞丽,让他传话。”

    “你认识这个火哥吗?”

    周莹莹:“不认识,不过我有火哥的电话,辉哥说只能在晚上十点之后打。”

    我:“今天夜里你联系火哥,说有重要的事情找辉哥。就说发现了在啥地方的确切消息。”

    周莹莹:“这样可以吗?你不是就暴露了?”

    我说:“你照做就行,我自有安排。”

    周莹莹迟疑了一下说好吧,我晚上打给他。

    送走周莹莹,我让前辈派人调查一个叫火哥的人,找到后监视他的行踪。

    前辈应了一声出去了。

    我没有从周莹莹脸上看出有啥异样,她很平静,如果是装出来的,说明周莹莹现在已经成了非常厉害的角色,可以做到波澜不惊,滴水不漏。

    这就是我要她来这里见我的目的,让她看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把我暴露给辉哥,再次引他出山。

    毕竟我是他的头号死敌,除掉我比什么都重要。

    不管周莹莹是不是伪装的,只要照我的话做就行,她告诉辉哥我卧床的消息就行。

    这一次,我要拿我自己做诱饵,钓钓辉哥这条大鱼。

    前辈安排好进来,我跟他说,让他联系吴公子,让他抽调二十个他的手下过来。

    我特别强调,将军那里是重要时期,他不要离开,有一个带队的过来就行。

    反正他的人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大家彼此都很熟悉,配合起来没问题。

    我问现在我们还能调动多少人,前辈说他手下有十五个,大奎那边能打的也有二十多个,加上吴公子的人,五六十没问题。

    我说够了,辉哥现在不敢大规模的做事,弄不好又会搞暗杀之类的,我们的任务不是打,主要是防范。

    前辈点点头,辉哥狡猾多端,对付他得好好动动脑子。

    我说等周莹莹这个电话的结果吧,我们再定怎么应对。

    前辈:“是不是有点太急?如果他们真的在医院动手脚,你行动还不方便,我们会很被动。”

    我说:“就是要的这个效果,他会认为这个时候是最容易拿下我的机会,引他出洞的几率才大。”

    前辈:“这样也好,辉哥在外边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隐患,早日处理掉他最好不过了。”

    娜娜过来帮我捏手指,我躺了这么多天,四肢肿胀的难受。

    前辈出去打电话,娜娜把头埋在我身上,她不说话,我抽出手来抚摸她的头,心里五味杂陈,我要干掉的是她的亲叔叔,血浓于水,这是人的本性,让她和我一起面对这些,真的有点残酷。

    我不想跟她解释什么,太敏感,说实话,就算需要解释,我都张不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