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木子 作品

第七百五十七章 来人

    秦淮如这会儿可不止是看不上他,甚至都想躲着他。

    年前那阵说好的,饭店既然开不下去了,转出去后把钱给何雨柱,让他把人家易平安的钱往够的凑。

    结果呢,现在确实是转出去了,资金回笼了九百块钱,秦淮如二话不说就把那全部揣进了自己口袋里。

    用她给何雨柱说的原话就是,这些钱要给她儿子棒梗留着娶媳妇用呢。

    你一个大老爷们又会做饭,再去挣就行了呗。

    合着开了三个月的饭店,她几乎没花什么钱,到最后还落了九百,就把她女儿小当,还有何雨柱的徒弟小马,以及跟着何雨柱过来的两个人给坑了。

    至于何雨柱被坑,那是他活该自找的。

    但是……

    就在何雨柱醉酒的第二天一大早,几名公安找到了秦淮如她们家。

    “你是贾梗的母亲秦淮如是吧?”

    “是……我是,你们是谁?”

    “我们是景山分局的,这是我的工作证,你看看这个是不是贾梗?”

    说着这位公安同志从身边人的手上,接过了一张照片递给了过去。

    秦淮如跟抢一样的把照片抓到了手上。

    照片里赫然就是她儿子贾梗,跟三年前从家里跑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还是有不小的变化,照片里是个光头,满脸的桀骜不驯之色。

    “公……公安……公安同志,我儿子……这是……这是怎么啦?”

    如果不是随后出来的小当扶住了她,秦淮如这会儿可能已经坐到了地上。

    “这两位同志是羊城公安局的,你儿子贾梗在那边犯了些事,已经被抓了。”景山分局的那位公安,侧开身子指着站在他身后的俩人介绍道。

    “不……这不可能,我儿子那么乖的,他怎么会犯法,他还是孩子啊。”

    秦淮如不可置信的大声说道。

    门口的四位公安同志齐齐的翻了白眼,三十岁的孩子可还行。

    秦淮如家在一楼,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来了不少人。

    小当见状连忙说道:“妈,咱们先让公安的同志进来再说好吗?”

    “啊,对对对。”被女儿提醒后,她才意识到这半天还没让公安的同志进来呢。

    “同志,你们先请进,会不会搞错了啊,我儿子真的是一个乖孩子,他胆子也小,根本不会干坏事的。”

    “这位女同志,你儿子是在打架现场被抓的,而且是被我们抓了一个现行,被他打的那个人受了重伤……”

    羊城公安局的这位民警话还没有说完呢,秦淮如直接就软到在地。

    “妈,妈,你怎么了?”小当刚叫了两声,卧室里又传来冬的一声。

    “奶奶,奶奶。”

    两位羊城公安的同志一看连忙帮小当扶住秦淮如,景山那两位跟着她就跑进了卧室里。

    贾大妈这时已经摔到了床下一动不动。

    屋里一阵鸡飞狗跳的。

    公安的同志帮着把秦淮如和她婆婆送到了不远的厂医院。

    而这时厂保卫处的同志的也赶了过来。

    “张队长你好,我是钢厂保卫处的主任,我姓冯。这是怎么了?”

    “冯主任你好,秦淮如的儿子贾梗,在羊城参与打架被抓了,被他打的那个人受了重伤,这两位就是羊城的公安同志,他们过来了解贾梗的情况,顺便给他家里通知一下,贾梗已经被提起公诉了。”

    “打架?还重伤?”冯主任眼睛都瞪圆了,他心里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这小子这次完蛋了。

    “那……那他会被判多久啊?”

    “不好说,冯主任你也是干保卫工作的,应该也懂一些,保守估计十五年起步。”

    得,十五年都是保守的,那不保守就是被打靶了吧。

    “那病房里这是什么情况?”冯主任指了一下身后的病房。

    “我们刚才过去给通知的时候,她一听直接就晕过去了,屋里还有一个老太太也晕了过去。”张队长砸吧砸吧嘴说道。

    “张队长,那接下来还要怎么办您给我说一下,然后你们有事儿就忙你们的,我留两个人在这里就行。”

    “是这样的,这个月底也就是三月三十一日,他儿子的桉子审判,你看秦淮如愿意过去不,如果想过去的话就要赶三十一号之前到,这是羊城这位公安同志的地址和办公室的电话,她如果过去可以按照这个联系。”

    冯主任接过纸条后看了两眼,然后揣进了兜里,有些诧异地问道:“张同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怎么这么快就要审判啦。”

    “不快啦,贾梗的桉子是去年十一月份的,他之前一直负隅顽抗不老实配合,最后我们把所有的证据还有证人证言摆在他面前,他才老实下来。”一位羊城的公安同志说道。

    都四五个月了,也确实不算快,更快的都有,四五个月的时间,可能坟头草都一尺高了。

    送走了四位公安的同志,冯主任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往里边看了一眼,秦淮如正在病床上输液呢,还晕着没醒来。

    至于她婆婆,好像还在抢救室呢吧,冯主任根本没在意,背着手就离开了厂医院大楼。

    如果不是听到,有景山分局刑警队的队长一起过来,这种事情他才不会出面呢。

    两个小时后,秦淮如才醒了过来,而眼睛刚睁开,她女儿小当就哭着跟她说,奶奶不在了。

    她躺在病床上呆呆的看着病房的天花板,眼睛里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下来。

    秦淮如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婆婆的死对于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可是一想到她那个宝贝儿子,她的心就如刀绞一般疼。

    “公安的同志呢?”

    “他们已经走了,不过给留了话,说是我哥的桉子这个月底最后一天审判,如果您想过去的话,这是地址还有电话,过去了可以联系他。”

    “你奶奶呢?”

    “已经送到太平间了。”

    “唉~”秦淮如悠悠的叹了口气:“扶我起来吧,还要想办法给老家去报丧呢。”

    “妈,要不我去找一下柱子叔吧。”

    “也好,让他过来给咱帮下忙。”

    “要不要……要不要给……妹妹说一声。”

    “不准去找她。”秦淮如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