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米大人 作品

第250章 咱能看看你兄弟还能抢救一下吗

    时间不算很晚,所以一楼大厅进进出出的人不算少。

    好在柏冥胥和崽崽下来的时候就很低调,那会儿正好没人,这会儿也没人看到他们。

    等了一分多钟,看大厅里再次没人后,柏冥胥抱着崽崽快速出了大厅,直奔不远处的花坛。

    崽崽的腿看到主人过来,攸地一下从花坛里飞出来,咔嚓一下回到本该待着的地方。

    柏冥胥低头看看恢复完整的崽崽,尤其是那条可能有自己想法的小胖腿儿,一时有些无法直视。

    “崽崽,你的腿……”

    崽崽啪叽一巴掌打在自己小胖腿上。

    “冥胥哥哥放心,崽崽不会再让它乱跑的。”

    柏冥胥默默抬头望天。

    因为顾戚风和薄弈宁还没来,柏冥胥担心外面太凉,又抱着崽崽回了大厅里。

    崽崽闲着没事,在大厅里溜达。

    溜达了一会儿,又有人从外面进来。

    看到肉嘟嘟一团的崽崽,女员工眼睛亮起来。

    “好可爱的小朋友啊。”

    崽崽仰着小脑袋奶声奶气回夸女员工:“阿姨也漂亮。”

    “阿姨还没下班吗?”

    女员工心情很好,看到又乖又萌的小朋友心情更好。

    “已经下班了,不过有朋友要过来这边,还需要一段时间,阿姨就想着先回办公室等着。”

    崽崽哦了声,冲女员工挥挥手。

    “那阿姨再见。”

    “小朋友再见。”

    崽崽目送女员工进电梯,看到女员工按了旁边的按钮,她站在原地没动,但一双眼睛里满是好奇。

    她记得下来的时候,冥胥哥哥也按了那个圆溜溜会发光的按钮。

    上次和奶爸过来公司,后来顾叔叔出事时,江叔叔带着她坐电梯,也按过。

    崽崽手痒痒,也想按。

    柏冥胥原本在不远处沙发那边坐着,看崽崽站在电梯门口探头探脑,笑着起身走过去。

    “崽崽,怎么了?”

    崽崽指指电梯:“冥胥哥哥,崽崽也想按里面那个圆圆的会发光的按钮。”

    柏冥胥宠溺地笑了笑,牵着崽崽的手往总裁专用电梯那边走。

    “这边电梯用的人少,崽崽可以在这里按。”

    崽崽眼睛亮起来。

    “谢谢冥胥哥哥。”

    进去后,崽崽盯着四排一长溜圆圆的会发光的按钮傻眼了。

    她忘了,她不认识这些数字。

    柏冥胥看崽崽原本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结果在看到数字键后目瞪口呆又茫然无措的样子,噗嗤笑出声。

    “崽崽是不认识上面的数字吗?”

    茫然的崽崽快速看向冥胥哥哥,然后羞羞答答地点点头。

    “冥胥哥哥,崽崽不认识这些数字。”

    柏冥胥宠溺地摸摸崽崽小脑袋,将她抱起来,让她看得更清楚。

    “没关系,冥胥哥哥认识,冥胥哥哥教崽崽。”

    崽崽小脑袋点的飞快:“谢谢冥胥哥哥。”

    柏冥胥笑的更宠溺了,怕总裁办那边需要用到电梯,他没带崽崽在电梯里多停留,而是抱着崽崽到沙发那边,拿出自己手机调出电话键盘拨号,教崽崽认识数字。

    “这是1,就是一层,我们现在就在一层。这个是2,代表第二层……”

    崽崽虽然小,但是学得很快。

    拨号键盘上的数字很快认完了,记入了脑海。

    三秒钟后,一辆轿车停在大楼门口,顾戚风抱着薄年下车,带着面色发青的薄弈宁迅速进来。

    柏冥胥和崽崽听到动静忙看过去。

    崽崽欢喜地喊人。

    “顾叔叔,薄叔叔。”

    至于被顾叔叔抱在怀里的薄年,崽崽也记仇的,当作没看到,反正不喊人。

    两大一小刚进来,旁边电梯开了。

    一个装修工人拎着一个大桶推着铝合金梯子从里面出来,桶子里还有一根两米多长的细钢筋,梯子撞在旁边墙壁上,桶子倒了,细钢筋从桶子里掉出来,直直冲着薄弈宁插过来。

    薄弈宁早有防备,连连后退。

    脚后跟踩到了正好过来的柏冥胥脚尖,人直接被逼停。

    顾戚风在看到桶子翻了瞬间骂了声“擦”,刚要帮忙时,崽崽已经抬手。

    细钢筋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开,避过近在咫尺的薄弈宁滑了过去,然后吧嗒一声掉在地面上。

    薄弈宁惨白的脸似乎更白了,大口大口喘气,为又一次死里逃生而后怕。

    这两天他睡眠质量更差,一做梦就做各种噩梦,几乎没怎么合眼。

    出门吧,简直倒霉透顶。

    而且每次倒霉都是在透支生命。

    比如楼顶意外掉下来的巨大花盆,砸中绝对无人生还。

    坐车遇车祸,不是渣土车失控就是醉驾飙车,撞上非死即伤,他觉得死的可能性更大。

    就是早上刷牙的时候,儿子从后面跑过来脚滑了一下撞在他后背上,牙刷插进喉管里,他差点儿被一根牙刷当场送走。

    就问吓不吓人,惊不惊悚?

    薄弈宁惊魂未定时,装修人员着急忙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柏冥胥盯着装修人员看了看,在顾戚风的视线下轻轻摇头。

    就是非常普通的装修工人,没有任何非人手段。

    顾戚风不信邪,又去看崽崽。

    崽崽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也轻轻摇头。

    薄弈宁没注意到顾戚风的眼神,面对装修工人道歉,他疲惫至极地摇摇头。

    “没事,和你没关系,我就是最近运气比较背,快走吧。”

    装修工人格外感激,推着梯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细钢筋丢进大桶里火速走人。

    顾戚风纳闷儿了。

    他不好直接问崽崽,所以转而看向柏冥胥。

    “冥胥,这到底什么情况?”

    柏冥胥看到煞气缠身已经变成了死气的薄弈宁,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来。

    “薄叔叔应该是被人下了降头术,但下降头术的人技术不到家,没能直接要了薄叔叔性命,时间稍微一长,变成了霉运透顶的噩运。”

    顾戚风一手抱着薄年一手拍薄弈宁肩膀。

    “擦!难怪你说今天早上刷牙的时候差点儿被牙刷捅死!真要是被牙刷捅死了,可不就是倒霉透顶的厄运么?”

    薄弈宁几乎心力交瘁,下巴上胡子拉碴,哪里还有之前精英霸总的半点儿样子。

    “……要还是兄弟,咱能看看你兄弟还能抢救吗?兄弟真扛不住了!”

    顾戚风哈哈大笑起来:“没事没事,找到了……冥胥,这些都不是事儿。”

    “是吧,冥胥?”

    柏冥胥尴尬,在崽崽面前,他那点儿能力什么都不是!

    还没说话,崽崽已经笑眯眯点头。

    “顾叔叔说得对,冥胥哥哥可厉害了!薄叔叔肯定没事的!”

    柏冥胥尴尬的耳尖都红了。

    顾戚风却笑得更大声了。

    “那真是太好了!快,我们一起坐电梯去顶层!”

    博弈宁:“……”

    兄弟你认真的?

    就他这种霉运透顶随时变死人的存在,一起坐电梯,不怕从第一医院过来时,电梯故障突然失灵差点儿把他们送走的画面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