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重燃 作品

第1092章 活到老,学到老

    “多少纸笔?”

    朱老祖眉头一皱,立马把手伸进胸膛的内袋:“咱还真没仔细数过。”

    接下来,所有观众肉眼可见的看到,朱老祖从胸膛内袋里,掏出一把抓得满满的钢笔,因为一只手抓不牢,还有些钢笔掉在了地上。

    之后,他又把手伸进袖袍里,掏出了三本大概手机大、大拇指厚的笔记本。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看得一愣一愣,眼珠子都跟定格了样,嘴巴微微张开。

    时不时眨着的眼皮,是他们不是静图的唯一证据。

    “你为何有这么多的纸笔?”孔夫子都吃惊了,忍不住感慨道,“吾本以为,自己已是十分好学之辈,但和你一比,连吾都得甘拜下风。”

    “夫子莫要误会,咱这些纸笔,并非是拿来记录生平所学的,而是用来给咱儿子写遗产用的。”

    “哦?文字,还能成为遗产?”

    孔夫子起身,走到朱老祖边上说道:“不愧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可否借吾一观?”

    “呐!”朱老祖把一本遗诏递给了孔夫子。

    孔夫子打量了一眼,感慨道,“这个老四,想必是个能人,竟如此能干。”

    “朱皇帝,可否借吾一笔一纸,吾也想记录些和后世对话之心得,交予后世之儒家。”

    “夫子,给!”

    朱老祖先是把东西借出来,然后才说道:“夫子,不是咱瞧不起儒家,您若是逝去,儒家还能听你的吗?”

    “这……”

    孔夫子顿时哑然,儒家要听他的,就不会曲解那么多儒家经典了。

    随即,他摇了摇头道:“无妨,活到老,学到老,吾虽然身体越发不好,但这脑子还算灵光,既能学到东西,岂有不记之理?”◥m.sメ?┢┦?.?

    说完,孔夫子又坐会到了位置上,把本子打开,用拿毛笔的姿势拿着钢笔抵在纸张上,对众人说道:“我们继续对话吧。”

    江逸看了眼,暂时没有教孔夫子拿钢笔的意思。

    夫子才刚过来,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教会的,现在去教反而让他不会写字。

    他替夫子打开话题道:“梁老师,我听说支教老师,经常会把

    留守儿童当成儿女来对待,从刚才的时空之镜中,我们验证了这部分猜想。”

    “我想问的是,在日常教学中,你们还有什么类似的言行吗?”

    梁老师回忆了一下,说道:“有的,留守儿童实在是太缺乏父母的爱了,有些孩子就希望我们老师能去家里,能够让他们感受到老师对他们的关心。”

    “这个时候,我们不论多忙,都会抽空去孩子家里坐坐,和孩子们谈天说地,让他们感受到,家里有个和爸妈年纪相仿的长辈的温暖。”

    “还有小一点的孩子,碰到什么事情都会主动跟我们倾诉,但是大一些的就不会了,这几乎是所有孩子的特性,大一点就开始封闭,生怕老师会不理解和包容他们,或是认为他们的想法不可行或可笑。”

    见梁老师微微停顿,像是一口气说这么多有些累了。

    为了缓解她的尴尬,给她一些缓冲的时间,江逸适时接话道:

    “这是一种典型的即将自我封闭的表现。”

    “据我所知,这个阶段要是没有人开导的话,孩子很容易会形成封闭的性格,俗话说三岁看老,但我觉得在留守儿童身边并不适用。”

    “是的。”梁老师诧异地看向江逸,内心暗自叹服他的控场本领。

    他好像总是能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又总会用些话来抛砖引玉?

    这就是国家台的优秀青年么?

    梁老师猛然想起,自己曾几何时,好像也是这么一个明亮自信的新青年。

    只不过,他们这相似的两个人,选择的路并不相同。

    她顺着江逸的话茬说道:“留守儿童小时候还不知道很多事情,看到爸妈离开家乡去打工,他们虽然会哇哇的哭,但过了段时间总是会好一些。”

    “但这,通常只是暂时的,过了好一点的这个阶段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更加想念爸妈,会想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能在身边,为什么有的孩子的爸爸妈妈又能在身边,爸爸妈妈是不是不爱自己了等等。”

    显然,梁老师对留守儿童的心理很有研究,江逸无法确定,她的这些

    研究是哪里得来的,但从这就可以看出,她对孩子们的上心。

    “忧郁和想不开的时间一旦长久,孩子们就会定性,大多数孩子都会越来越封闭和孤僻,会变得自卑和内向,对这个世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梁老师说到这时,声音越发低沉:“眼睛,本来是沟通的窗户,但孩子们渐渐的,不敢去看别人,一看到别人的眼神就会下意识躲闪,可以的话甚至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包括老师和爸妈……”

    直播间前,许多为人父母的,都全神贯注的听着。

    许多在外打工的中年人,都不禁想起了自己放在老家的孩子,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在哪个角落里偷偷的哭?

    “少强,我想孩子了,你说嘟嘟会不会也在想我们啊,他会不会也变得封闭,觉得爸爸妈妈不爱他了?”

    一对来到外省干工地,因为白天高温,十点后开始休息的工人夫妇,盯着手机里的画面交流道。

    妇女靠在老公的怀里,嘴唇猛颤着,满脑子都是临走前,孩子哭着扯着让他们不要走的场景,眼泪“唰”的一下就流满了脸颊。

    男人眼含泪水,长叹气道:“他肯定会想我们,唉……梁老师说得很对,你没发现孩子都不愿意和我们多说了吗?”

    “我本以为那只是针对我们的,但是现在想想,他现在……”

    男人哽咽着,忍不住捂面痛哭:“他现在,可能是针对所有人都那样了!”

    “是我们对不起孩子啊。”妇人跟着哭了起来,“要不,我们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孩子接到城里来吧?”

    “怎么接啊,积分不够,接过来也没地方上学,我们又不能放下工作回去,不然孩子会没饭吃的……”

    伤感、焦虑、无奈,在这个瞬间,不知充斥在了多少打工人父母的心中。

    可是,能怎么办呢?

    “就是因为这些,我们才察觉到,老师,不是光教教书就够的。”

    手机里,梁老师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所有的家长观众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莫非,梁老师有什么主意?!